电话那端,久久没有人说话,叶爷爷也只能听见深深浅浅的呼吸声。

他握着话筒的手心,沁出潮湿的细汗。

“哥,我在帝都,等你回家。”

“哥,你还记得我吗?你知道我是谁吗?”

“哥,弟想你了,想你、想你了。”

良久的沉默后,那端呢呢喃喃地嚷嚷出一个声音。

“回家,我要回家……”

听见对面的声音,“回家”这两个字,蓦然让叶爷爷老泪纵横,嘴唇微微颤抖。

叶奶奶心疼的用手帕擦着叶爷爷脸上的眼泪,柔柔道:“这是喜事,咱们应该高兴点。”

叶爷爷伸手握着叶奶奶的手,轻轻笑了。

这一通国际长途电话,并没有持续太久。

因为线路原因,后面还有人排队,叶爷爷便草草的结束了本次的通话。

“琳琅,你帮我们买机票,我们现在就出国接你大爷爷回家。”

叶琳琅听见叶爷爷这话,神情一怔,“爷爷,所以,你和时寒哥的爷爷是亲兄弟?”

“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

叶爷爷也没有料到自己在有生之年,还能和自己的亲哥哥重逢。

他们是分离几十年的兄弟,现在,又终将要重逢了。

叶琳琅解释道:“爷爷,现在办出国,也是需要办相关手续的。”

“办出国要哪些手续?我们现在就去办!”

叶爷爷迫不及待的想要和自己的亲哥哥见面。

一分一秒,都耽误不得。

叶琳琅在心里估算了一下办下全套手续所需要的时间,又提出一个时间最短的解决方案。

“爷爷,一套手续办下来,顺利的话,前前后后大概要近一个月。”叶琳琅稍作停顿了一下,开口道:“要不让时寒哥出国把大爷爷接回帝都,你们俩兄弟俩直接在帝都碰面?”

因为叶琳琅工作关系,她也是被限制出国的。

倘若要出国,也需要向上面层层批准,各种手续特别麻烦,最快也要一周左右。

“时寒,你觉得呢?”叶爷爷问。

时寒应道:“好,我现在就去接爷爷回国。”

“时寒,你现在能买到机票吗?”

谢绪宁想了想,温声道:“爷爷,时寒可以从紫荆市转机。”

“那好,时寒,就麻烦你把你爷爷带回来,一定、一定要把他带回来,拜托你了。”

时寒刚到帝都连逛都没有逛一下,就直接又坐飞机去了紫荆市,他从紫荆市转机,接他的爷爷回家。

老实说,直到把时寒送上飞机,叶琳琅还有一种晕乎乎不明所以的那种不真切感。

叶爷爷和叶奶奶两人也忙着给大爷爷时得胜布置房间,一副家里有喜事的开心模样。

倒是叶琳琅,完全被这前世没有一幕给震惊了,她坐在屋里,看着院子里光秃秃的枝桠发呆。

“琳琅,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

谢绪宁剥了一把瓜子仁,搁到叶琳琅的面前。

叶琳琅随意的捻起一颗瓜子仁,放到嘴里,轻声道,“什么问题?”

“你和时寒,是怎么认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