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如何,事情总算是告一段落。

自己现在也算是官方人员了,虽然是临时工。但是至少不用考虑如何应对阿美警察的盘问了!

今天的经历实在是太梦幻了,赵昊已经没有那么多心思权衡思索,他只想赶紧回到自己那简陋的小家,狠狠地吃上一顿高热量的晚饭,然后睡一觉。其他的等醒来再说吧!

柯尔特对赵昊还是很照顾的,特意派人开车把他送到了附近的一个地铁站。

赵昊这个时候才想起来查看一下自己在那。

根据地铁的线路图,他发现自己在布鲁克林靠近海边的一片区域。

这里人烟稀少,几乎看不到大型的社区。倒是有不少偏门到赵昊名字都没听过的政府机关。

赵昊的家在皇后区的郊区地带,距离这里至少有二十多公里!

幸好地铁还算是便利。

只不过在自由城乘坐地铁,绝对称不上是一件舒适的事情。

自由城是国际大都市,很繁荣很发达是没错了。像是地铁,这里是全球最早拥有地铁线路的几个城市。距今已经七十年的历史了。

问题是,自由城的地铁线路在不停增加,但是那些爷爷辈的地铁却还在使用,只是有限的修缮。这导致了一些线路极端的老化陈旧,环境脏乱差的一批。

赵昊顺着台阶走到地下,两边墙壁的小块瓷砖有一些已经碎裂了,还能看到修补的痕迹。一些黄褐色的水渍星布罗盘,这说明这里还经常漏水。

再往前走几步,就看到了一排候车的椅子,十把椅子坏了六个,剩下的也是污秽不堪。

就在不远,还有一个已经“爆满”的大垃圾桶。不知道多上时间没人清理,导致很多的包装袋、果皮之类的垃圾掉在了附近。简直就是个小型的垃圾点!

最过分的是,赵昊居然在轨道附近看到了有两只耗子在探头探脑!

灯光昏暗、设备老旧、空间狭小……经济条件允许的人,很少坐地铁,他们情愿堵车也要打车或自己开车。

赵昊顾不上批判腐朽落后的资本主义枉顾民生,他就想回家。

等了十几分钟,来了一趟地铁,赵昊坐了七八站地,然后回到地面改乘公交。至少还得再坐三十分钟公交车!

就在赵昊在椅子上晃晃荡荡都要睡着了的时候,忽然窗外传来了几声枪响!

“砰砰砰!”

赵昊一个激灵,赶紧本能的猫腰低头。

怎么回事?是不是警察发现了一个没带证件的黑人?

结果他偷眼往窗外瞄,正看到了一个瘦小的黑人从一间便利店里跑了出来。一只手抓着一把零散的钞票,另一只手拿着手枪,一边跑一边回身开枪。

结果那便利店门口也冲出来一个人,双手端着一杆霰弹枪,连开了好几枪。

赵昊就见到他枪口冒了好几次火,砰砰砰乱响,然后那个黑人就抱着腿倒地哀嚎了。

二十米距离打移动靶,还能打到腿,少侠好枪法啊!

这时经验丰富的司机早已经一脚油门,急速离开了是非之地,所以赵昊也没能继续看这个热闹!

“好家伙,不愧是自由国度自由城,自由抢劫自由疼啊!”赵昊直接就来了一句顺口溜,还挺押韵的。

按照原本的记忆,自由城的治安确实不咋地。尤其是一些贫民窟、某些特殊群体聚集地之类的特殊区域。

这个城市外边光鲜亮丽,高楼大厦林立、车水马龙,霓虹灯在橱窗上倒影,衣冠楚楚的先生女士行色匆匆……

但是在看不见大阴暗老巷子中,老旧肮脏的垃圾桶翻到,流浪汉抱着酒瓶倒在纸壳上昏睡,地上丢满了注射器和避孕套。

偏僻街道带颜色的小影院中人头攒动,酒吧、夜总会、迪斯科舞厅中放荡的青年男女抱在一起互啃,甚至脱了衣服当场酣战。

大街上留长发穿着皮夹克,打着一排耳洞甚至鼻环、唇环的披嬉皮士,开着改造过的摩托,轰然飚远。

街头巷尾还有大量聚集在一起,不怀好意的盯着行人的帮派分子……

阿美瑞科刚刚结束了黄金年代,高速发展的经济猛地停滞,连年战争之后年青一代反战情绪高涨,宁愿放纵堕落也不愿为这个国家做哪怕一丁点的贡献。

高失业率和高通胀率并存,而经济问题又放大社会问题,大量低收入甚至无收入社会闲散人员到处流窜,带来了极大的治安隐患。

赵昊在几个月前还看到过一篇报道,说是自由城半年来犯罪率直线上升,城市市民普遍没有安全感,对警察的信任度和期望值也降到了历史最低点。

这其间,尽管警察数量在不断增加,警察装备也在不断改进,子弹和黑人的消耗大增,但犯罪反而愈演愈烈。

而贫民窟是最危险的地方,黑人、妓女、吸毒者、同性恋、杀人犯、黑帮混混往往聚居在这里。

说起来皇后区的很多地方也算是贫民区了,只不过宋人的地位是不同的。

赵昊梳理记忆,判断自己绝非是重生到了过去。而是来到了一个似是而非的平行世界。

虽然从微观上看,好像阿美瑞科和老美差不多。但是从宏观上看,这个世界的历史就大变样了!

一个从公元9世纪末一直延续到了现在1978年,整整千年历史的大宋朝!

这根本不是什么蝴蝶翅膀,这根本就是展翅两万里的大鹏啊!

这对这个世界的影响得有多大?

赵昊原身能在落后街区的公立高中考上自由城大学,算是很努力了。

根据他所知道的历史,大宋朝是非常强大的。

只不过非常的“闭关锁国”,基本上只有亚洲的少数国家和他们有直接的交流。否则在国际上看到大宋官方的身影,那绝对是大事件。

比如一战、二战、联合国成立等等……

不过这种闭关锁国并非是像清末那样,闭着眼睛过日子,反而像是一种懒得和落后地区交流的意思。

最能体现这一点的就是,现在阿美的那些高科技,基本上都能在大宋找到原理不同但效果类似的东西。什么电冰箱、烘干机、汽车、电视机……

只是大宋现在还是个王权封建国家,虽然听说最近也在闹议会制。但是外界得到的消息滞后的严重,民间是很难一窥究竟。

在上个世纪中叶,欧洲那边工业革命让很多国家土匪~猛进,在世界各地都占据了大片的殖民地。生产力旺盛,产品倾销世界各地。

自然有国家盯上了东亚那片人口密集、富庶的土地。毕竟那个延续了上千年的国度遍地黄金,也算是欧洲传统民间故事了。

然后各国列强都因此被大宋暴揍,别说开拓大宋的市场了。就连企图打开扶桑市场的英美联合舰队,都遭到了宗主国大宋的暴揍!史称黑船事件。

近百年里,各国列强觉得自己行了,结果都在大宋那里得到了血泪教育。以至于大宋军力强大,无法力敌,已经成了欧美共识。

这种背景下,在外的宋人地位自然不低。任何人背后有强力靠山,都不至于沦落到在大街上被人随意打骂,成为鄙视链的最末端。

当然了,无论在哪里,总有一些喜欢闯荡的人,大宋也不例外。

官方虽然很少搭理外界,但是不禁止民间交流。还是有不少宋人来到了国外,原因就是各种各样了。

比如最近大宋境内不是闹“改革议会制”吗?不少改革派失败后,就只能流落在外了。还有一些在家乡混的不好的,渴望出来闯荡的,各种原因不得不背井离乡的。

一般扶桑、高丽和东南亚的附属国都是好去处。也有一些人远渡重洋来到阿美瑞科或欧洲的!

听说最早一批来到阿美瑞科的宋人,在上个世纪西进运动的时候,就已经来到了阿美了。

而且还是抱团来的,人数相当的不少。

甚至据说最后印第安人能残存下来一部分,就是因为他们后来和宋人结盟,最后守住了西海岸和附近几个内陆州,几个大部族得以以“国家”的身份加入了阿美瑞科合众国……

总之宋人混的都还不错,聚居的街区虽然比不上那些著名的街区但也不差。至少足够安全。算是贫民区中的精英街区。

但是赵昊的家没在宋人街附近,因为那里的房价已经很高了。

当初他母亲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带着只有五岁的赵昊来到了阿美瑞科,虽然有点盘缠,但是也没能在宋人街落脚,只好挑了较为安全的郊区买了个小房子。

自由城的房价,因为区域不同,相差巨大。最贵的地方,一个卫生间都比偏僻地方的一栋房子贵~资本主义特色了!

什么?你说不光是资本主义的特色?来人呀,查他的水表!

皇后区很少有写字楼,就连街边的建筑也大多都是二三层的建筑,最多不超过五层。

更多的是摊大饼似的一排排带庭院的一层小住宅,更别提赵昊这里还是郊区了,这里地价便宜。

到站之后,赵昊就看到了街边一排排的美食小推车,买三明治的、热狗的、汉堡的、盖饭的,很像前世车站附近买煎饼和手抓饼的摊子。

各种香气混在一起钻进了赵昊的鼻腔,蹂躏着赵昊干瘪的胃袋。

买!

赵昊翻遍了全身口袋,有四十多刀!太够了!

他足足买了三人份的食物,实在太饿了,一边走一边吃,吃了两根热狗和一个大汉堡才勉强垫垫底。

也不知道是不是体质增强了的原因,这饭量也明显加大了。

又走了十几分钟,总于回到了社区,远远的都能看到自家的房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