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禄庙大师傅智颠和尚,赵昊知道有这么个人,但是没去过福禄寺,也没见过这个大和尚。

这次得去看看了!

苟全这小子看着没正行,一天到晚就想着通过歪门邪道搞钱,但是对于保命是相当有一手的。

曾经在高中毕业刚加入街头社团的时候,得罪了一个老流氓。

对方带着几个人连续堵了苟全两个星期,愣是因为各种机缘巧合没碰到面。

最后在一次堵苟全的时候,被对方帮派的对头给撞到了,一枪了账。

而苟全对于危险的嗅觉是无与伦比的,甚至让赵昊这种真正的熟人觉得有点神奇。

他既然都已经怕到躲进了福禄庙,请从小就照顾他的智颠大和尚庇护,那事情肯定不小。

而且他都没敢通过电话告诉自己,而是让大块头邓肯来跑一趟,对方势力应该不小。电话不安全吗……

赵昊带上点家伙,准备好了出门。想一想把橘座和小软都揣在怀里,鼓鼓囊囊的出了门。

小心驶得万年船啊!

一路打车,来到了一处黑人聚集的贫民窟边缘地带。

这一段路上,到处都有或蹲或站,吊儿郎当以一种审视和警惕目光看着外来的黑人小伙。

有一些还带着金属饰物、锁链啥的,腰间别着匕首或者枪。

这些人都是街头帮派的外围成员,属于那种随时在昏暗的巷子里掏出匕首或者手枪指着你,要借点钱花花那种。

连打了好几个车,人家都不来这边的。最后还是一位黑人司机接了这趟活,但是也绝对不深入。

黑人司机一路上嘴那个碎呀,跟说唱歌手似得,一个分神你就错过了好几句了。

但是到了这福禄庙附近,赵昊发现那种阿美黑皮街溜子没了,一个都没有了。

就连那些一看就是正式帮派成员,身上都带着纹身或者大块肌肉的那种也都没有了。

赵昊好奇的问邓肯,“这里有什么特殊的吗?”

邓肯的回答非常的理所当然:“在大师傅的地盘,当然没有帮派成员。就连那些蹲路边盯着行人看到都没有,因为被大师傅撞见,会因为不干正事而被狠揍一顿……”

邓肯握了握拳头,示意大师傅的铁拳有砂锅那么大!

看来那位大师傅能在这里站住脚,是相当的有手段啊。而且很是有牌面,至少邓肯是非常推崇,当地的黑人帮派也不敢得罪这大和尚。

赵昊下车之后抬眼望去,在左右很多老旧的高层公寓中,一块不大的地方,修建了一个红墙小庙。

赵昊因为望气的原因,最近也可拿了一些风水之类的浅显书籍,虽然知道的不多,但是能看出这福禄庙的风水很好。

你看,前有照后有靠,周围虽然有高楼不少,但是都非常巧妙的躲开了这片空地。既不会挡住阳光,也不会挡了空气流动。这在风水上叫做藏风聚气!

福禄庙墙修的不矮,难得门口还专门修了带斗拱的门房,有那么点宋式建筑的风采。

门上挂着一个没上齐的原木木匾,整块木板刻的三个大字:福禄庙。字体有点歪歪扭扭的,这该不会是自己动手刻的吧?

那庙门开了半扇,人家都是出家人大开方便之门,这是什么意思?

赵昊带着邓肯上前,上了七步的台阶进了门。

眼前是一大概一百多平的小院子,种了几棵景观树在大花盆中,还有一个大号的水缸,水缸里还养着金鱼呢。

庭院中间什么都没有,挺空旷的石板铺就的地面。

赵昊还没有出声呢,邓肯先喊上了:“道格拉斯?道格拉斯?我们来了,你在哪呢?”

就听苟全在偏殿喊:“我在这儿呢?快过来吧。”

赵昊和邓肯循声走进偏殿一个小屋子,发现苟全居然在打游戏机!

赵昊打量一番,全须全尾没缺哪少哪,还行。

他问道:“怎么回事?火急火燎的把我叫来?陪你打游戏啊?!”

苟全呲牙一笑,“哪能啊!真碰到麻烦了。不过,你看!”

他一指面前崭新的游戏机。

“雅达利(Atari)出的最新款游戏机!”

这玩意就是插卡的游戏机,赵昊小时候玩了多少年呢。

这雅达利开发出的这一款新式游戏机,可谓是开创了游戏机和游戏分开出售的先河。

“这玩意我看电视广告,得500刀呢吧?你还真舍得花啊!”

苟全这厮贪财,却也大手大脚,这点算是基因铭刻了吧。

苟全不以为意,摇晃着手里的游戏手柄:“我的右手有点痒!”

在阿美这边,有一种说法,说是右手掌发痒,你会失去金钱,而左手掌痒,意味着你将获得金钱。

苟全这是忍不住剁手了。

赵昊不理他,叫道:“少说废话,你又得罪谁了,搞成这个样子?”

苟全变得垂头丧气:“刚开始我也不知道我得罪谁了,就是发现有人在打听咱们的畅销书籍,渐渐的摸到了我这边了。那些人不怀好意,而且都带着硬家伙呢!甚至就连社区里那些帮派都很忌惮他们。”

“后来我打听清楚了,好像是一群墨毒哥人!”

“墨毒哥人?那群粉贩子?他们为什么找你?”赵昊大为不解。

有一句话叫做:离天堂太远,离阿美太近。

这句话形容墨毒哥是再贴切不过。

外交上有一句话叫做远交近攻,赵匡胤有一句话叫做: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这墨毒哥就在阿美边上,几乎要被阿美给玩残了!

只要墨毒哥有点起色,阿美这边就动手动脚。

他们要的是一个听话的后花园,一个可以倾倒垃圾的垃圾场。一个可以进行剥削的原材料生产基地和高附加值产品倾销地。

他们不需要一个和平稳定的邻国。

以至于现在,乃至以后,墨毒哥都注定是一个动荡、混乱、无法崛起的法外之地。

甚至阿美曾经派出国FBI和CIA,专门搞那些不太亲他们的墨毒哥领袖,没事就鼓动暴乱、反叛什么的。甚至都要成为传统了,隔几年就来一次,跟种庄稼一样。一茬一茬的!

所以现在墨毒哥境内最大、最强的势力,居然是他么的贩粉的黑帮!

他们的人数和武装,比正规军还要更强一些。甚至有些帮派已经开始染指政治,要向军阀转变了。

墨毒哥的白粉产量,更是冠绝了整个西半球。种植粉料在当地就相当于种植粮食一样寻常。

可是这群粉贩子怎么会找上苟全?

“你小子该不会是沾那生儿子没屁眼的东西了吧?”赵昊盯着苟全,但凡他嘴里蹦出个“是”字,一拳下去脑袋打放屁了!

“哪能啊!我苟全与毒不共戴天!”苟全跳脚发誓。

不是沾毒就好。

“那是怎么回事?”赵昊问道。

苟全不太确信的样子,“我估摸着,是看上咱们的产业了!”

赵昊一时没反应过来:“看上咱们的产业了?他们也想做文化衫?”

苟全翻了一个白眼,特别白那种,“想什么呢?人家要做文化衫,还需要找我麻烦?”

赵昊眼睛瞪得溜圆:“他们也想写黄……写畅销书籍?!”

苟全点了点头:“我也是今天才琢磨透的,买卖做大了,一天几千上万册的卖,被人盯上了!”

“不是……那、那他们就写呗,找你干什么?”

苟全斜视赵昊:“你就在这装吧?你写的好,行了吧?”

赵昊哈哈大笑,直拍大腿:“诶呀!万万没想到,我写的书都惊动卖白粉的了!这简直……这简直比上了大封推都过瘾啊!”

“你别说话!让我再乐一会儿!”

……

现在情况已经比较明朗了。

之前一段日子,在阿美根深蒂固、影响力也不小的意大利黑手党,不知道怎么的就和宋人的大圈帮杠上了。

双方打了一个热火朝天,偏偏还不是为了抢生意,抢地盘!

原因不知道,但是后果很明显。

地下势力的大规模洗牌和动荡,让本来平稳的黑帮活动变得激烈起来了。

以至于就连赵昊、苟全这种小型的灰色产业,都有一批贩粉的墨毒哥人盯上了。

赵昊就不明白了:你说你好好的贩粉,这种赚钱的大生意不去做,居然盯上了这小小的……地下畅销书籍产业!你怎么这么不争气呢?!

玛德,这年头就连写皇叔都有人惦记了?

其实贩粉这种生意,在阿美是非常赚的,以至于内卷的厉害。

这不,这伙儿小型的墨毒哥人团伙在内卷中失利了,生意被打压的厉害。

其中有一位赵昊的“忠实读者”,就想到了自己最近一两个月看到的一个全新的、朝阳的、蓝海的产业!

这门产业好啊!现金流不断,有发展潜力,而且还不怎么被卷!

于是他们就起了把作者抓起来关进小黑屋,脑袋后边顶上一把手枪,逼着出书的念头了!

也就是苟全比较警惕,第一时间提桶跑路,真要是被那些墨毒哥粉贩子抓住,他们可是杀人不眨眼的。比街头黑帮可残酷多了。

这事其实不算太大,毕竟就是一贩粉的小团伙。实在不行还能通过柯尔特走官方的路子呢。

不过这事倒是让赵昊想起了一件事,他记得在自己帮国术馆打擂台之后,铁叔提醒自己不要掺和红门和意大利人的事?!

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关联?

赵昊琢磨不透,但是没关系。有一个人应该是知道点什么,没错,就是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