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有梦境的便利性,赵昊能够进行很多尝试和训练。在梦中训练效果非常好。

他对点化术进行了专门的尝试和整理,看看具体是什么材料和什么样的灵能,才能达成什么样的效果。

每个人的灵能,最后都会向着自己的超凡道路靠拢。

意思就是说,最开始的灵能是混沌的原始的,没有偏向的,但是慢慢地随着自身潜质或者修炼功法的原因,灵能就具备了特殊的属性。

像是赵昊的点化术,就有短时间内赋予死物以活力的特性。

当然,这种特性还得继续揣摩、加强。

很快希尔薇亚、温斯顿和七夜咲也来了,赵昊给两拨人互相介绍,这算是认识了。

其实这些人聚在一起还是为了联络下感情,聚餐才是目的,主要是实在也没什么异常事件。

他们一边烤肉,一边说着些闲话。

很快希尔薇亚就说起最近自己的一则预言。

因为神秘局的引导、锻炼,希尔薇亚的超凡能力有了长进,居然在预言绘画的时候,偶尔会在画上写上那么一两行奇奇怪怪的字。

比如这次,希尔薇亚的一幅画中,画了一个女孩坠落在十字路口。

等到神秘局的人对比了街景找到的百老汇的时候,那女孩已经摔下来了。

死者是百老汇近些时候风头正盛的女歌剧演员。

而画上的一行字是:当百老汇最善舞的女孩死了,自由城就该有一场大雪。

当天果然下了一场雪!这可是十月初啊!

报纸上好些专家都说是气候反常。

……

10月10日是重阳节,赵昊早就等着了。

果然,这一天是有节日签到的!

“重阳节签到,获得卡牌:九月九的歌。”

【九月九的歌】

黑铁4星BGM卡

使用:消耗灵能循环播放这首歌曲,让听到歌曲的人都感觉孤寂,想念亲朋好友,心情低落,丧失战斗意志。

备注:当我的BGM响起的时候,你们都会开始想家!

这……BGM卡?新花样啊!

赵昊打算尝试一下,走到大街上,开始消耗灵能使用卡牌。

刚放了几秒,一个走在他前面,正打算上班的男人忽然停下脚步。

“什么声音?”他的脑海中好像是出现了一个奇怪的音乐,但是他东张西望却没发现有声音。

“我出现幻听了?”

过了十多秒,他表情沮丧,眼眶发红,开始抽泣起开:“呜呜呜~我不去了,我想家!我要回家!”接着一边嚎哭一边撒腿往家跑!

赵昊尝试一下,卡牌效果相当的强大,至少普通人在三十秒钟就会开始生效。有效范围在半径五十米。

不过灵能消耗也不小就是了!

“奇怪的卡牌!”

本来他以为这一天就跟往常一样上课锻炼,无所事事。毕竟现在就连宋人都不怎看中这个节日了。

结果赵昊在刚下课的时候,就有人来传话说是有人找他。

他过去一看,居然是胖子!

“怎么了胖哥?”赵昊奇怪的问道。

胖子小声道:“找一个说话的地方。”

赵昊将胖子带回寝室,两人聊了起来。

胖子面色稍微有些严肃,道:“今天这事我当你说,要不要插手进来,你自己考虑……”

胖子一说赵昊才知道,原来昨天晚上红门老龙头没了!

而且还不是正常死亡,红门的人发现老龙头是被人害了!

本来老龙头就是年事已高忽然病重,再加上动手加害的是身边比较近的门人,所以就直接没了。

红门作为一个几百年的超凡势力,忽然间领导者惨死,能是小事?

而且还发现是洪门中的一支勾结了意呆利黑手党,害死了老龙头!

那动手的堂口还宣称是为父报仇,说当初刚来阿美发展,他父亲和老龙头几个是拜把子兄弟。结果后来几个兄弟死的死废的废……

各种故事实在难以说清,总之爱恨情仇吧!

现在红门中群雄愤愤,说什么的都有。有要跟意呆利黑手党拼命的,有要杀叛徒报仇的,有说要收缩起来先选出龙头的,有说必须强势对外不能露出虚弱态度的……

如今勉强算是商量出了一个章法,主要要干两件事,而且是同时去做。

第一是清剿内部的叛徒,红门中容不得这等叛逆。

第二是攻伐黑手党,给他们一个狠狠的教训。同时也是对外发出强势声音,免得被墙倒众人推。

红门几百年传承,其内部的势力十分纷杂,要不然也不至于出现这种事情。但是隐藏起来的力量也是非常巨大的。

洪门中的叛徒自然有他们隐藏起来的力量处置,但是这样一来强势攻伐黑手党就有点人手不足了。

不过所幸在外的宋人超凡者,绝大多数都很红门有着千丝万缕、或多或少的关系,拉来一些帮手不成问题。

有红门的人情拿,而且报酬绝对不赖。

胖子就是想问问赵昊,要不要插一手,以此与红门联系上。

赵昊琢磨了半天,以他自己的想法,是想参与搞事的。不搞事哪里来的命运点数?

但是黑手党的牌子硬不硬,洪门的事情扎手不扎手,自己也不知道啊?

最后觉得还是听听铁叔的意见吧。

打电话给铁叔,铁叔倒是不惊讶红门老龙头之死。

实际上他昨天半夜就知道了,是自由城第一波知道的,比胖子还要早很多。

对于赵昊要不要参与对黑手党的战斗,铁叔也没回避,直言了当:“还是参加吧!在外我们都是宋人。如果这次红门吃了大亏,以后宋人在自由城,乃至在整个东海岸的日子都不会好过。那些意呆利人没什么了不起的,不是红门的对手……”

既然铁叔都说得参与,那赵昊自然是从善如流。

他跟着胖子离开了学校,很快来到了红门的一个秘密堂口。

在这里,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十几个宋人的超凡者。其中有洪门中人,也有红门前来助拳的关系户。

赵昊喝了一口茶,就听一边有人小声议论:“听说前天晚上,红门经营的棺材铺有异动,那些空棺材大半夜吱吱呀呀的响,闹了一夜。第二天老龙头就去世了。这是有了物兆啊!”

这一天,赵昊算是长见识了。

之前除了在里世界的集市上,赵昊从来没见到过这么多超凡者。更何况全都是宋人超凡者!

甚至还见到了之前在大市场有过一面之缘的瘦猴!

他果然和红门有关系,而且关系比胖子还密切,人家是有字辈的,正经的红门中人。

赵昊得知了他的大名——孙寿侯!还真是瘦猴,没错!

除此之外还有齐家的兄弟俩:齐德龙、齐东强。

铁家的哥仨:铁求道、铁问道、铁知道。

那铁家老三铁知道,比赵昊还小两岁,只有十七,就已经是超凡者了。

一听到点啥就“啊,我知道了!”一惊一乍的。每逢此时,他两个哥哥上去就是一拳,“你知道个屁!”

还有一个脑袋上有疮疤的叫做赖满仓,一个十七八岁跑腿的年轻人王根基。

最后,红门中一位看似很有身份的人被抬进来了。

赵昊看别人都站起来了,而且来人是赤着脚坐在一张步撵上被四个人抬过来的,一看就是个有身份的人。

那位自称是红门的洪顺堂的坐堂,先是谢谢诸位的援手,又说了此去风险不小,要注意安全,不管结果如何,以后就是红门的朋友云云。

等到被人抬走了,赵昊好奇问胖子:“胖哥,这人什么情况?好大的排场!”

胖子小声道:“别胡说,那位洪顺堂的坐堂可是红门中身份能排进前十的人物!人家被抬着是有原因的……”

据说此人的超凡之路非比寻常,乃是娘胎中带出来的仙道,脚不能沾地。

胖子还给赵昊讲了一个小故事,说是传说中的蟠桃吃下去之后会身轻如燕、长生不老,但是从此不能沾地。一旦脚碰到了土地,就会消失不见。

而这位洪顺堂坐堂大哥,从出生起就被人抬着,从来没有挨过地!

在场的宋人超凡者互相认识了之后,被分配了任务。

毕竟是来给红门助拳的,不能让他们承担主攻,否则红门的面子还要不要。

不过黑手党既然敢来撩拨红门虎须,那也是有准备的。他们往自由城调来了不少的超凡者,很多重要据点,都有超凡者把手。

赵昊他们的任务就是拔出这些重要据点,铲除那些黑手党的超凡者,重创对方。同时也给其他势力提个醒,别以为红门是个软蛋!

这一夜,很多地方都会掀起血雨腥风!

超凡者的战斗可不光是表世界的战斗,甚至会延伸到里世界中!

而且像是红门和黑手党这种几百年的老牌势力,甚至可能会干扰到灵能海的运转。

天色渐暗,赵昊、胖子还带着一个王根基,被一辆轿车载到了地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