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子被一只咸猪手偷袭了,明显是雪白的大屁股比较吸引人。

胖爷哪里受过这种屈辱,当场就要掏出王八盒子,把周围的变态全都枪毙。

赵昊赶紧抱住胖子:“胖爷,胖爷冷静啊!正事要紧,总得先找到那只吸血鬼啊!大菊为重啊!”

“还他么大菊,老子的菊花都要不保了!”胖子死命挣扎。

赵昊连忙对身边的劳伦斯道:“都是为了你的事情胖爷才做出这么大的牺牲,你赶紧说两句啊。”

可那狼人此时正愣神呢,毕竟是里世界中闭塞的小镇子出来的,哪里见过这种世面,一时之间都懵了。

赵昊和胖子的举动引起了身边一些假面人的注意,甚至有两个男的女,居然在鼓掌。更多的男的居然两眼放光的看着两人。

赵昊顿时心中就是一惊:卧槽,什么情况?难道我是来到了大型同**友现场?你们是等着排队呢?

这个时候别说胖子了,就连赵昊都想拿出屠龙刀杀他个片甲不留了。

就在这时,大厅侧面的一扇门忽然打开了,一个戴眼镜明显高精尖女强人风范的女人,穿着高跟鞋哒哒哒的走进来,身后是十几个盛装打扮的艳丽少女。

大厅里大多数没在忙的假面人,都被叽叽喳喳的盛装少女和高跟鞋的清脆响声吸引了过去。然后就见那打头的女强人面如冰霜的一边走一边褪去衣服,漏出里边简陋的黑色皮衣,甚至还从身后摸出了一条黑色小皮鞭……

胖子一时间都忘了挣扎,惊叹道:“卧槽!城里的吸血鬼都这么会玩吗?”

此时少女中的朵丽丝也觉得有点不对了,不过转念一想,好像没什么不对,甚至这才是正常的流程。

哪有可能平白无故的就让你上台、捧你当角儿呢?

这种事情在这个圈子里,哪怕她只是接触了三个月,也实在是习以为常了。

反而是能够有机会把自己推销出去,自己要加把劲呢。

少女们在皮鞭女强人的指挥下,摆好阵型,然后音乐响起,开始各自舞蹈起来。

那些假面人,无论男女都围了过去,面具下边带着挑剔和漫不经心的笑意,就像是在看宠物大赛一样。

随着音乐节奏加快,舞蹈也热烈起来了,有的少女早就豁出去了,直接上**的,果然吸引了很多目光。其他的也有样学样,不使其专美于前。

“不对劲儿!”

“有怪味!”

赵昊和劳伦斯同时说道。

他俩都闻到了空气中好像是有一股淡淡的腥味,但是仔细闻还觉得带一丝丝甜意。

三人凑到了角落小声商量。

赵昊:“空气中应该是投放了什么东西!”

胖子:“难道是毒气?”

劳伦斯摇了摇头:“没有毒,否则我的鼻子应该有反应。”

也没用三人怎么猜,赵昊他们就已经看到效果了,应该是某种兴奋剂之类的,不过不是普通的化学兴奋剂,而是带着点魔药、炼金药剂特性的兴奋剂。效果相当的不凡。

短短一分钟不到,现场已经有点热血贲张的意思了。

无论是跳舞的少女还是那些假面人,都如同演唱会上狂热的追星族一样兴奋起来。开始呼和、摇摆、脱衣……

赵昊三人也能感觉到血压的提升和心跳的加快,而且灵能有所异动,变得更加活泼躁动了。

三人都没有什么面对吸血鬼的经验,所以不知道。如果是老牌的吸血鬼猎人,第一时间就知道这是什么了。

这是魔党吸血鬼很多仪式和宴会上都会用到的“甜血”。

这东西是用处子血为材料制成的药剂,用灵能挥发之后,会使人亢奋,增加范围内灵能的活跃性。

对吸血鬼来说,这就相当于吃牛排之前撒上黑胡椒一样,起到了重要的调味作用。

不等三人想到要怎么办,一个身材高大,长相帅气,带着点肆意神态的金发年轻人,被二十几个人簇拥着走进大厅。

狂热的众人如同被分开的潮水一样给他让路,他非常自然的走到了大厅中央的舞台上。

那是几个盛装少女此时已经有点目眩神迷了,那甜血在她们身上的效果最是强烈,心跳剧烈血脉贲张。

“女士们,先生们,欢迎光临。到了这里,青春和活力很快就会回到你们身上……”

众人本来正兴奋地等待着这个人给自己这些人分发能让人保持青春活力的“血酒”呢,忽然就听到一声暴怒的狼嚎!

“嗷~~~”劳伦斯直接狂吼着开启变身,整个人涨破了袍子,变成了一只两米二还多的高大狼人。

劳伦斯这一下,别说别人了,就连赵昊和胖子都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吓了一大跳。

而那些假面人虽然被各种方式搞得已经有些心神不由自主,但是这一下狼嚎加上忽然出现的恐怖狼人,一下子就让他们清醒多了,顿时尖叫着四散逃窜。

可这大厅虽然不小,但是门却都已经锁好了,仪式未完成之前,根本无法离开,又能逃到哪去?

只能像是被驱赶的羊群一样,极力的躲开劳伦斯。

那吸血鬼莱斯塔这段时间几乎每周都要举行一次“饮血仪式”,每次灵能都大涨一波。

这种仪式的要求不低,需要做很多准备。尤其是需要很多妙龄少女作为血食,即使是对于魔党来说,那也是相当于过年才有的大型节目。

莱斯塔可以说是相当疯狂了,赌的就是在被其他人类超凡者势力找上来之前,将灵能提升到黑铁5星的程度,甚至找到进阶青铜的方法。

万万没想到,人类超凡势力没找来,居然有一只狼人先来找麻烦了。

他之前在通过里世界进入自由城的时候,随手杀死了劳伦斯的未婚妻,但是根本就没放在心上,更不能知道劳伦斯是来复仇的了。可是,单纯是干扰了他的饮血仪式,就足以让他暴跳如雷了!

“该死的畜生!”莱斯塔尖牙呲出唇外,表情狰狞,正打算扑过去撕碎冲过来的狼人。

然后一声枪响!

“砰”他变成了一团火焰,或者说是被高强度的灵能弹击中并点燃。

然而那被火焰包裹熊熊燃烧,在地上挣扎了好几秒的人,并非是莱斯塔。

他在那一瞬间察觉到了致命的威胁,下意识的使用了一招替身魔法。

他身后的那些人,并非是普通人,或者说已经不是普通人了。

他们是莱斯塔的血奴,就是那种被吸血后经过特殊转化,处于人类和吸血鬼之间,虽然比人类强但比吸血鬼弱的多,可也不怕阳光的存在。

这是吸血鬼近百年内,针对哈鬼族的存在,开发出来的技术。算是对哈鬼族的最大褒奖。至于成为吸血鬼,那是做梦。

舔狗能有什么好下场?还想舔成主人不成?

转化血奴也需要花费不少的超凡材料,莱斯塔身后二十多个,花费自然巨大。正是因为有魔党家族在背后暗中支持,所以他才能搞出二十几个血奴为他服务。

毕竟骗无知追梦少女过来充当血食,引诱那些有钱又无聊年龄渐长的成功人士前来参加仪式,包括各种表世界的行动,都需要人手。

此时,血奴最大的作用就体现了。

一招王车易位,将莱斯塔和一只血奴调换了位置。

让赵昊这偷袭的一枪小蟋蟀没能奏效,只打死了一只血奴。

赵昊手里的小蟋蟀,正是神秘局的灵能枪械。经过了莎莉教会一战,算是赵昊的行动装备了,比胖子那王八盒子可强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