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天赵昊白天到店里干活,跟着铁叔修炼纸人纸马术,并且凑齐了法豆的材料尝试祭炼法豆。

这玩意像是更高一级的纸人纸马术,修到高级是要从灵能海中召唤灵性赋予法豆,一般都是一些古代名将或者传奇故事中的主角,这样普通的法豆就变成了神兵豆。

就像是小兵升大将一样,威力不可同日而语,而且智能程度很高。

之前说过,灵能海是所有曾在这世上诞生的有灵众生,最后的灵性归处。是所有灵性汇聚而成。

那些过往历史和故事中的传奇人物,一般都因为自身强大、灵性突出,以及后人的传唱而在灵能海中留下深刻的印记。

这并非名将本人,而是他的灵性印记。

按照铁叔的说法,一个人如果死了,他的魂魄或者说灵魂就会前往冥界,在那里他的本源,也就是魂,会受到清洗,在东方这叫做“喝孟婆汤”。

而三魂中清洗出来的人魂,也就是后天产生的灵性,就会汇聚到灵能海中。

只有那些修炼到了阴神境界,也就是初入真人境界,青铜级的修行者,才能魂魄合一死后不会被分开清洗,一切重来。

以赵昊的理解,就是人的精神、神智、灵魂这种意识,是由先天的被洗白的魂,以及后天产生的灵性组成的。

这两者统一才是我们真正的自己。

一旦人死了,灵魂就在冥界被分离成为两种原材料,魂再次洗白转世,成为一个几乎全新的存在。而后天产生的人魂,或者说灵性,则汇聚到了灵能海。

灵性中含有我们的潜意识、主要记忆、性情等等后天产生的东西。

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人忽然会觉醒前世的“记忆”了,他是无意间联系到了前世的灵性。

那些历史上的强者留在灵能海中的印记,就是他们的灵性。

因为被大多数人的潜意识崇拜、赞扬、传颂,而在灵能海中保持不灭。有点神灵或者英灵的意思。

但是他们其实没有太多自我意识,因为他们已经死了,剩下的只是灵性的本能。是潜意识和本能反应。

因为灵性缺少主体的天魂、地魂,只有一部分被众生信念传唱铭记的部分人魂,所以它只是记载过往和特性的灵能信息。

如果说普通人的灵性就是一滴水,在灵能海中微不足道。

那这些英雄人物就是一个个小岛,在海洋中也算是比较稳固的锚定点。

那些什么神打,请来什么李元霸、吕布的,都是这种。更高级那些请来某些神,什么齐天大圣、哪吒之类的,那是另外一种……

除了修行术法和弥补知识之外,赵昊这些天一直在加紧锻炼结界术。

目前他在梦境中张开结界的想法,已经实现了!

他现在每次做梦,出现在自己的结界中。

不过,这并非就说他每次在梦境中出现的地方都是固定的,他发现自己脚下的气泡虽然因为结界术稳固住了,不用每次做梦都重新开始,但是气泡会漂浮游动。就好像这梦境中也有潮汐洋流一样。

赵昊也尝试在梦境中使用卡牌了,他把【迷你鸟居】放置在了自己的梦境当中!

现在他的梦境,是一个漂浮在空中的大岛,被一个球形的结界包裹,上面有一个孤零零的红色鸟居,高十二米,上面还挂着大局的白纸制作的注连绳。

赵昊尝试在梦中制作物品,成功了。

消耗灵能作为材料在梦境中盖一座小房子。

问题是灵能很快就会消散。自己下次做梦,又是孤零零的一个鸟居在那里。

不过他乐此不疲,新鲜事物总是让人沉醉。

转眼来到了8月10日。这天是七夕,赵昊满怀期待。

早上醒来,一睁眼头顶就是一碗水。他伸手然后取消了结界,正好接住了水碗。

如今他的结界术已经算是小成了,基本上已经超越了墨村利守本来的水平,剩下的需要更多的锻炼。

“1978年8月10日七夕节,签到。”

“ 7命运点。”

“获得能力卡——【FFF教大火球】。”

卡牌上画着一个身穿黑袍看不到脸的人,一手高举火把,一手伸出丢出了一个颜色诡异的大火球。

【FFF教大火球】

黑铁3星能力卡

使用次数:1/1.

使用:无消耗的释放一个愤怒的爆裂大火球攻击敌人。

备注:尝尝我三十年单身的愤怒烈焰吧!

“哈哈!真的有啊!七夕被系统当节日的!还是一张攻击类型的卡牌!哈哈,七夕、七夕,大宋传统情、情……”慢慢的,赵昊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尼玛币的七夕!可恶呀!”赵昊捶胸。

橘座被吓了一跳,赶紧从窗子溜走,担心留下来会被当成发泄怒火的目标。来宝躲进了自己的小窝,小软溜进了沙发底下……

赵昊以一种“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所以面无表情”的神情走出了屋子,准备去店里。

最近是古董热潮,每年这个时期都是老铁古董店成交量最大的时候。整个自由城的收藏家和古董爱好者都走街串巷的热闹起来了。

打工人是没有资格过节了!

就在他要走出院子的时候,忽然栅栏边邻家少女艾琳娜喊他。

“赵昊大哥……”

赵昊收拾心情走过去,“艾琳娜啊,有什么事吗?”

艾琳娜甜美的笑了,拢了拢耳边的碎发,很迷人。感觉清晨的阳光都明媚了许多!真是个小美人坯子!

“赵大哥今天晚上有事吗?”

“晚上啊?应该没事。”

艾琳娜笑了:“那晚上我们一起看电影吧。”

……

虽然赵昊不想承认,但是心里却是是美汁儿汁儿的。毕竟咱七夕也有约了!

当然,艾琳娜应该不知道大宋的传统节日。但是咱心里偷着乐啊!

赵昊上了公交车,往那一坐就笑了:“哎,咱老北京一睁眼,那就是地道~”

白天很快就过去了,太阳西下。

这一天店里收了五六样东西,都是好货。很多人都把自己的收藏拿出来询价。同时也卖出了十来样东西,赵昊觉得自己光是提成就能拿不少!

赵昊:我喜欢打工,打工使我快乐!

“铁叔,今晚有约,我早走一会儿啊!”

赵昊笑呵呵的走了,铁叔一看黄历,顿时觉得赚钱他也不香了!

铁叔咬牙切齿:现在的年轻人,本事没多少一天天就寻思儿女私情,没出息!

接着他来到电话边拨通了电话:“瑛姑啊,我在老地方等你……”

如果赵昊看到了这一幕,一定会痛心疾首:没想到你这浓眉大眼的老光棍,居然也背叛了革命!

看电影自然不能光看电影,那多没意思。赵昊先是带着艾琳娜在一家自己很是中意的宋餐馆吃饭。

艾琳娜很喜欢宋餐,在前些年还曾向赵昊的母亲学习了几道简单的宋菜。

她筷子使用的很娴熟,宋话说的很好,听说读写都不在话下。这可是她自学的。

当然,也没少向赵昊请教。

两人边吃边聊,气氛算是很轻松了。

吃晚饭,赵昊在电影院外买了大桶爆米花和快乐水,就要和艾琳娜手拉手走进电影院。

结果身旁忽然窜出了个人,赵昊差点下意识给他一招骡子碎裆踢!

“卧槽,苟全!你在这干啥呢?当黄牛,倒腾电影票呢是不是?”赵昊以为苟全在这电影院外“做生意”呢。

没想到苟全一把抓住了赵昊的手,“兄弟,救命!”

赵昊一把甩开苟全的手:卧槽!大七夕的你要干嘛?

一边的艾琳娜笑着主动打招呼,“晚上好,道格拉斯。”

苟全的姓氏是道格拉斯,苟全是他自己给自己起的宋文名。

因为苟全经常来赵昊家里,两人是认识的。

苟全这时才看到了艾琳娜,挤出了一个笑容,“啊,艾琳娜,你好啊。我能和赵昊单独说两句吗?”

“当然,请随意。”艾琳娜主动往一边走了两步。

苟全拉着赵昊往前边去,赵昊觉得这苟全要是不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那自己刚得到的那张【FFF教大火球】,怕是有用处了!

就见苟全鬼鬼祟祟的四处打量,然后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用红布包着的东西。

那副模样,活像是早年间火车站买艺术光碟的!

“赵昊,我这次遇到大麻烦了!”

赵昊有点奇怪,苟全这个克死了十来个老大的人,居然也会有大麻烦。

难道是被人发现他“妨主”的属性,要追杀他?!

苟全解开布包,赵昊顿时觉得一阵不舒服。定睛一看,红布上是一个玉石吊坠。

赵昊的猎魔感官和望气都不由自主的触发了,这块看上去不咋地,甚至有点怪异的吊坠上,有着一股非常扭曲的灵能波动!

这是一件诡物!

赵昊当时一惊,“卧槽,你从哪里搞到这玩意的!这可不是什么好玩意啊!”

苟全哭丧着脸,“我现在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