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的教训不可谓不深刻。苟全吓得屁都凉了!

胖子说:“希望苟兄弟能记住这次教训,以后别碰那些奇怪的东西了!”

苟全连连点头!

这次买卖血亏!

死了一个老大不说,自己也几次遇险,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惊险。

甚至自己的贞操都差点搭上!

当时赵昊和胖子打算给这货一个深刻的教训,在扒他衣服抹锅灰时,跟他说外边要抹,里边也不能拉下!

二人:?(ˉ﹃ˉ?)给我脱!!!

苟全当时眼泪都下来了!大叫着:“赵昊、胖哥不要啊!”

幸亏后来并没有里边也抹灰~

锅灰抹了一身,脚底板都没落下,苟全本来引以为傲的偏棕色一些的皮肤彻底的黑了,伸手不见五指!

这次是个大教训,苟全:不敢了,以后打死我也不敢了!

可惜,这种教训就持续了不到一天。

第二天赵昊在神秘局上缴了那逐死猎犬吊坠,换了120功勋值和5000刀的奖金!

而那锅底百草霜是胖子托关系在宋人药铺买的,怕不够五斤全都包圆了。总计250刀。除此之外也没别的成本了。

算一算,三人居然每人都能分一千多刀!

苟全:别劝了!下次我还敢!

胖子:我看你是耗子给猫当三陪——挣钱不要命了!

赵昊:没错了,是我认识的那个苟全!

……

赵昊在经历了逐死猎犬事件之后,更加刻苦的修行了。

这逐死猎犬只是那诡神狂猎的一个小小造物,是万千只猎犬和宠物中的一只,但是这玩意已经如此诡异。

如果不是三人设下陷阱,让苟全以身做饵将猎犬困在结界中,这东西能够自由飞遁,甚至直接穿透表世界屏障进入里世界躲避。

这玩意对于凡人就相当于残酷的死神,对于超凡者也是极为难缠的对手。

赵昊虽然刚刚接触超凡里世界,却也因此有了危机感。

苟全也经过这次教训,老实了很多。一心发展刘玄德事业,把赵昊的大作扩散到了好几个区的中高校园。隔几天就要跑一趟地下黑印刷厂,紧急加订一批书籍。

虽然粗糙滥制但是架不住受欢迎啊!

往往一本书要传十几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不知道扼杀了多少性命。

这年头阿美青年可以说非常开放,但即便如此,这种文字给予人的想象力和快感,也是无法言表的。

有了这些收入,苟全和赵昊已经跻身中产阶级!

不过,赵昊担心苟全这厮还是放不下发财,再去搞古董生意。

这货那是搞古董吗?那是搞事啊!

所以他想了一门新生意,让苟全去联系厂家。

这年头的阿美,还属于创业的黄金期末端,还不是那种固化严重的情况。有能耐或者狠下心的人,总是能发财的。

赵昊这门生意,就是代加工文化衫!

这个年头,大街小巷都是那些嬉皮士啥的,一个个叛逆的不行,什么皮衣、纹身、铁链子、唇环啥的。但是这年头还没有文化衫这东西。

赵昊不知道在自己原本的那个世界,这个时候有没有文化衫,反正他在自由城是没有见过。

自由城是阿美前三的城市,这里基本上是引领整个世界。

这里要是没有,别的地方也肯定没有。

因为别的地方要是有了,这里几天就已经传开了。

文化衫十分简单,无非是衬衫上印一下图案文字啥的,衬衫不需要赵昊他们自己建厂。

苟全直接找了一个要破产的小厂子,拿出两人的刘玄德盈利,下了一大笔订单。

然后在拿着衬衫往上印……

印一些什么叛逆的语句、手势、图案之类的。

尤其是一些棒球、篮球、橄榄球队的应援服,这边兴这个,还有一些歌词或者名人的言语啥的。

赵昊除了出主意,基本上也没干什么,都是苟全跑前跑后的。这货当真适合干这个,跟什么人都能打交道,什么环节都能搞定。

本来赵昊打算小打小闹,挣他个万八刀的,到时候其他商人就会跟风。

结果没想到苟全如此卖力,他索性就搞大点。不如搞一个服装品牌,就以“潮流为先”作为主打风格。

两人商量了一番,最后品牌名叫做Godaody(苟到底)。

感觉这牌子应该挺有生命力,不会很快就垮了吧?

……

这天无事,又到了古董品鉴会聚会的日子。

赵昊穿的溜光水滑的,带着店里两样东西去参加沙龙。

自从他参与了这个品鉴会,基本上期期不落。

一是为了找机会多吸收命运点,二是为了买点古董混点提成,三就是再怎么不成也能混一顿好饭。

这一日来的人不少,很多西装革履的男人、珠宝璀璨的女士,举着酒杯在宴会厅的红毯上走来走去,闲谈或者品鉴古董。

时不时有人发现心头好,花大价钱买下来,周围的人上前祝贺,大家碰杯。

赵昊这次来,没能发现有什么带有命运点的古董,略有遗憾。

他多少有些感悟了,就是有没有命运点,不是看这古董年份或者价值,而是看这东西的过往。它要是在过往的历史中,在某些人的悲欢离合或者时代大潮中经过,多半就能有命运点。

命运点命运点,是命运的波动中才有的。

要是那种放在密室收藏了几百年的东西,就算是龙椅,也没有命运点可拿。

虽然没有收获命运点,但是凭借着以往几次的表现,他手里的一幅画和一只花瓶倒是都卖出去了。

因为大宋强大,歆慕东方文化的人也是非常多。

就在赵昊以为,今天没啥收获,自己吃一顿自助餐就要撤的时候,一位中年女士带着一个男人找到了赵昊。

“赵,我来给你介绍,这位是路易斯先生,他可是大种植园主呢!”

中年略有些发福,可以说徐年半老的塞拉女士,是古董品鉴会的主创人之一,也是最有名的掮客。

这种沙龙聚会当然不会只是同好交流这么简单,实际上这是自由城古董买卖的场所之一。

这位塞拉女士一年不知道要促成多少笔交易,获得多少中介费和人脉呢。

而她带来的这位路易斯先生,就是有东西要出手。

之所以直接来找赵昊,却是有点特殊。

在这个有超凡者,有灵能的世界,表世界也不可能什么古怪事都不发生。

尤其是八年前灵能沉寂期结束,表世界灵能开始越来越活跃,很多怪事已经是越来越频繁了。

就像之前赵昊和铁叔在海边庄园找到的那颗已经出现异象的珍珠一样,这类事情经常在街头巷尾流传。

而古董行当,相比起其他的行当,更容易接触到怪事。

事实上,就在上个月,自由城古董商人圈子中,还有一个人因为一次“进货”出现了意外,最后成了精神病康复中心的住客呢。

自由城的古董圈子,之所以对铁叔非常看重,就是铁叔对于这些有不明不白问题的东西来者不拒,甚至很多事情都能解决。

他们就算不知道超凡者、里世界,也能猜到铁叔的身份不简单。

这次这路易斯就是通过塞拉女士,想把一副画卖给铁叔。

赵昊明白了事情原委,自然也知道这画恐怕有问题。

只不过他这段日子,也没少接触那些沾染灵能的古董,大多数都没啥大事,只是普通人那里接受得了这些。

比如一个一到午夜十二点,就自动唱歌的唱片机。渗人不渗人?

实际上就有点像是大宋那边老物件沾染了人炁,有点灵异的意思。

一般用自己的灵能将上面的微量灵能打散,就没事了。

只不过这幅画,赵昊也没看出有啥毛病来啊?

那路易斯先生虽然长得人高马大、凝眉大眼的,却不是个实惠人,含糊其辞的也不愿意说清。

既然如此,赵昊就往死里压价。

两人一顿砍价,看得出来那路易斯先生也是比较急于出手,800刀就成交了。

这画的作者虽然没名气,但是这是一幅至少三百年历史的水墨画,画工非常精湛。

这要是拿到宋人城找到喜好的买主,翻两倍也是有可能的。

赵昊做成这一单,心里很舒坦。回到家中还仔细的鉴赏了一番。

这是一幅装裱好了的古画,画名《井边浣衣图》。

画的是一片竹林中有一口井,井边放着一盆待洗的衣服,但是没有人。

整个画面孤寂清冷,一种凄凉景象,很能打动人心。

赵昊欣赏一番就例行每日的睡前锻炼,然后点燃信香,把水碗用结界撑在头顶,开始入睡。

只是这次梦境却多有不同,自己的梦境中竟然出现了一处竹林。

只是他怎么也接近不了!

……

事实上,那个路易斯先生,没有跟赵昊说实话。

他这幅画的来路可以说是非常不正了,巧取豪夺。

然而,他带回这幅画没多久,家里佣人的孩子就说做恶梦,当时谁也没有在意。结果没几天孩子就神秘失踪了!

等到种植园又丢了一个孩子后,路易斯慌了,他意识到可能是有问题。

只是这画这时就如同跗骨之蛆,火烧不着、水浸不湿、丢了自己回来……最后他是托人找了一位当地的灵媒,灵媒告诉他得把这画送给别人。所以有了白天这一幕。

也就是说,这画,恐怕是个诡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