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勒妮带回那本《血腥皇后玛丽》之后,就开始如痴似狂的阅读起来,整个人全神贯注浑然忘我,就如同中了邪一样。

实际上距离中邪也不远了。

她那本就不低的灵能潜质此时已经开始翻涌,与那本书上出现的黑色烟雾一样的灵能开始交汇,那本古怪的黑书正在激发她的灵能!

这种暴力的激发普通人灵能的法子自然是有巨大危害的,但是塞勒妮自然是全无察觉,甚至还有点无法自拔。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自己变得无比的聪明,世间万物都了如指掌,对任何事情都充满了自信,觉得自己无所不能!谁又能够拒绝这种感觉呢?

灵能是心智的力量,对心智的影响也是最大的。

就算是最基础的、自己开发自己灵能潜质修炼出来的灵能,也会潜移默化的对自身的心性造成影响。使其偏向某个超凡道路。

更别提这种来历古怪,而且是暴力激发潜质的灵能了。

此时的塞勒妮就算是被打断了,整个人也废了。她的余生都会陷入追求这种无所不能的自信当中,比那些重度的瘾君子还要可怕。变成一个歇斯底里和颓废堕落交替的人。

那本《血腥皇后玛丽》上记载了很多闻所未闻的古怪事件和知识,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猎奇物品,一些无法名状的可怕存在,以及一些看上去就很邪恶的法术仪式!

而塞勒妮最后对其中一篇血腥玛丽的法术痴迷不已。

这是一个类似通灵的法术,需要一种简单地仪式。

民间有类似的东西,如同都市传说一样,众说纷纭,但是大多都是无聊的人编造的无聊故事。

而这本书中记载的血腥玛丽通灵仪式,要更加的邪恶血腥一些。

民间流传的通灵游戏,大多只需要一个卫生间、一面镜子、一支蜡烛。有的时候还需要一支口红加上一个苹果之类的。

毕竟民间流传的那些游戏,最主要的就是要通用简单。

如果仪式需要一枚公鸡生的蛋被癞蛤蟆孵化出的一条蛇,那估计这个世界上没有几个人能完成。也就不可能流行开来。

而这本书上的仪式,还需要一对从活猫咪身上取下的一对儿眼珠子,以及二百毫升的鲜血。最好是人血!实在不行鸡、猫、狗、牛的血液也可以。

如果是正常人,看到这种诡异的仪式,肯定要迟疑或者怀疑,甚至会害怕丢掉这本书。

但是此时的塞勒妮已经进入到了一种无法抗拒,且极端亢奋的状态。

她的思路开始变得无比清晰,很快就想到了策略,先是去附近的医院以病人家属的身份哄骗医生,买到了血浆。

此时她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语都变得非常可信,买袋人血来的轻而易举。

之后她又去校园中用猫罐头引来一只猫,逮到了宿舍中。然后用被子按住猫的身体,毫无任何迟疑的猫咪的双眼挖出来,最后扭断它的脖子。

一个本来只是有些神经质不合群的少女,就在这短短时间里,变成了一个不受控制的变态。

接着,她带着蜡烛等物,走进了卫生间。反锁上门,关灯点燃蜡烛,用人血在镜子上写出“BloodyMary”,在自己的额头上画出一个古怪的符号。

将猫眼浸入剩下的人血当中,开始按照书中记载的动作和咒语,开始颂念……

那位将黑书放到图书馆的男人,正在一家高档的餐厅中饮酒,他的眼中满是笑意。

“血腥玛丽吗?真是个好选择!最好的选择!我的玛丽皇后!”

那本黑书中记载了七种黑魔法,每一种都凶险邪恶,以一个普通人被强行激发灵能的身份举行仪式,必死无疑。

而这个男人,要的就是一个资质上佳的女孩因此死掉,这样才能成为他最杰出的“黑皇后”。

他没有选择塞勒妮,是那本书选择了塞勒妮!

……

塞勒妮关上卫生间的门举行仪式后的两个小时,可心许回到了宿舍。她发现自己的室友好像没在屋子里,不过她也不是很在意,不在才好。

不过,等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个多小时,时间来到了11点多的时候,她被一阵尿意憋醒了。

她这才发现自己就这么睡着了,实在是喝得太多了。那些人还不停地劝酒……

等等,我的打底裤呢?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内裤究竟什么时候不见了!

“哦,天啊!这太疯狂了!我还没有做好决定。虽然聚会的那些男人都很强壮,家境也都不错。但是我得挑选一个最优秀的才行……”

她多少知道自己的筹码不能轻易丢出,事实上她不傻甚至算的非常清楚。她知道自己将会丢掉什么,又将会得到什么,她愿意。

她穿上拖鞋走向了卫生间,路过是有塞勒妮的房间时看到还是空无一人,不禁耻笑:“哈,这个贱人去哪里浪去了?我就知道她忍不了多久,装什么不近男人的圣女!”

她伸手去拉卫生间的门,可是却没有拉动。

她稍微有一些清醒了,“怎么回事?门卡住了?!”

她又一次用力去拉,但是那扇门微丝不动,如同焊丝在门框上了。

“搞什么鬼!老娘憋住不住了!”她狠狠砸了两下房门,还不解气又抬脚踹了两下。

“什么破门?怎么自己锁住了?”

锁住了?!哦,我知道了!

“塞勒妮,你在卫生间吧?快开门!”

“开门,我等不了了!”

“该死的,快开门!”

可心许咚咚咚的砸着卫生间的门,怒气越来越大。

随着尿意越来越汹涌,她不禁夹紧了腿倒吸一口凉气,她真的忍不住了!

她的怒气达到了顶点,已经无法抑制了。

她开始破口大骂:“开门!该死的!你这个贱人!神经兮兮的怪胎!你在卫生间里干什么?”

“房间里放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恶心死了。明天我就联系管理员换宿舍,和你这种怪胎住在一起,我浑身难受!”

“开门!你有胆子搞那些恶心的东西,有胆子你开门啊?!”

可心许怒火攻心,奋力的踢着卫生间的门。

然后她忽然发现,纹丝不动的门下边,开始渗透出了鲜血。

……

时间往前推一些,希尔薇亚·佛恩斯特清醒过来了……

她是一个沉默寡言的姑娘,她画着烟熏妆,穿着哥特裙,整个人都显得与众不同。

阿美人从某种程度上讲,是非常排外的。那些与主流人群不合拍的人,会被打上怪人的标签而孤立。

希尔薇亚这种与众不同自然让她没什么朋友,甚至就连室友都很快搬走了。

但是她也不在意,实际上她和普通人也没什么共同话题。

是的,她之所以这么特立独行,是因为她并非是一个普通人。

从小很小的时候,她就发现自己好像是有一种能力。她能在画纸上画出未来将会发生的事情。

能够预测未来应该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能力吧?但是当这种能力不受控制,自己都没有察觉或克制的时候,它就变成了一种噩梦。

尤其是在希尔薇亚·佛恩斯特的画中,一般都是一些可怕、悲剧的未来。

她无意间画出过家里的佣人摔断腿,附近的流浪猫被人用枪打死,大规模火灾、银行抢劫案、杀人案、瘾君子过量死在肮脏的小巷子中等等。

而带给她最大打击,让她从此成为别人眼中怪人的一幅画,是她的父亲被车撞死!

她那天极力的阻拦父亲出门,父亲没办法只好在家呆了一整天。就在她以为自己改变了可怕的未来时,刚开车出门到了路上的父亲,就被一辆大货车撞上了……

她没有改变未来,而是促使了未来。

从此,她生活在了“既定命运无法改变”的可悲状态中。

而这天,她在寝室休息时,又进入到了那种无知无觉的状态,等清醒过来,已经画出了好几副画了。这种一次性花了多幅画的情况,多半是大事,不过她已经习惯了。

她懒洋洋的翻看自己的画,结果看到了一个可怕的如同烟雾一样的怪物从镜子里爬出来,杀死了一个女孩,然后从口中钻进了女孩的身体。

而第二幅画则是隔着一扇门,另外一个女孩愤怒的又喊又叫的踢踹那扇门。而门里面就是那个刚刚诞生还在变形的怪物。

而在第三幅画上,她竟然看到了她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