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意思是说,你要死了?”赵昊问道。

希尔薇亚略带忧伤的点了点头,“嗯,应该没多久了。”

赵昊在沉思,希尔薇亚在沉默,温斯顿在傻眼。

温斯顿:你们两个再说什么鬼话?大半夜的开始讲鬼故事了吗?预言绘画、镜子怪物?你们真应该去午夜电台当一个DJ!

他不得不苦笑,这种话赵昊好像是很相信,很严肃的在思考呢!能在大学里和我这么一个黑人做朋友,果然不是寻常人啊!

妈妈,你说的不错,我还是交到了朋友。就是好像不太正常。

温斯顿在感慨自己养母的鸡汤时,赵昊开口了:“所以,希尔薇你真不知道超凡者吗?”

希尔薇亚茫然的摇了摇头:超凡者是什么东西?第一次听到这个词。

“好吧,以后我们再聊这个问题,还是先说那个怪物吧。”

希尔薇亚再次摇了摇头,“我没有以后了,应该是活不过今晚。”

赵昊不以为意:“只不过是一幅画罢了,不用太当真。我会保护你的,放心吧!”

希尔薇亚苦笑了一下,谁能在死神的镰刀下保护自己呢。

不过她也没有在追究这个问题,死亡她已经见过不少了,只不过这次轮到自己罢了,没什么的。

“既然我和温斯顿都出现在画中,那大概率这一幕是发生在学院里的。”她将第三张画放在桌子上,“时间看不出来,但是我猜应该就是今晚。”

这时,赵昊已经在翻看前两张画了。那从画中爬出来的,不成形的模糊怪物,正在钻进那个女孩的口中。这让赵昊很在意。

这东西看上去,可有点危险啊!

这时希尔薇亚忽然指着第二幅画,也就是使一门之隔的那副,叫道:“这幅画好像是在女生宿舍!”

“哦?真的?”

希尔薇亚连连点头:“没错,这个门和附近卧室门的设计,非常像是女生宿舍。”

“那你知道是哪个寝室吗?”赵昊问道。

“那我就不知道了。寝室的布局大多都是一样。”

赵昊注意到,门外的那个女生,是一个亚裔。即使画上看不出眼睛和头发的颜色,但是五官就已经比较明显了。

也许这是个突破口!

“必须要找到这个怪物,否则不知道要出什么事呢!”

自由城这个学院中,住校的学生估计超过五百人。真要是有什么恶劣的超凡事件,比如之前那个莎莉宴会,那可是骇人听闻的巨大事故。

赵昊赶紧找到了一个公共电话,打给了柯尔特。

“喂!我是赵昊,我现在在自由城大学文理学院……”

电话那头的柯尔特刚刚入睡,不禁叹了一口气:“难道是你们学院的床不舒服吗?拜托,我刚刚轻松了一会儿,就那么一小会儿!”

赵昊顾不得他的抱怨,继续道:“我在学校遇到了一个超凡者女孩,她可能怀有预言、占卜之类的能力。在她的预言中,学校里出现了一个从镜子中爬出来的怪物,我觉得你有必要带队来看一看……”

柯尔特在听到了发现了一个超凡者的时候就已经不困了,在听到疑似预言、占卜的能力时,已经开始兴奋了。但是紧接着的坏消息,一下子让他皱起了眉。

“我明白了。你先稳住局面,我半个小时内就到!”柯尔特用脸夹着电话,连忙穿衣服。

“我知道了,我尽力。”赵昊放下电话,看着两个惊讶的张着嘴的小伙伴。

他耸了耸肩,“我们恐怕得先行动起来才行。这件事拖不得,还有一个亚裔女孩不知道怎么样了……”

而放下电话的柯尔特也非常焦急,一边赶紧穿衣服一边还连连的打电话,通知希瑞,通知行动部,并且联系自由城警署。

如果是自由城大学出事了,那非得惊动整个阿美不可!

而能从镜子里出来的怪物,这范围太大了,镜子很多时候都能在仪式中作为表里世界的通道,曾有出过很多案例都是超凡怪物通过镜子来到了表世界。甚至有其他位置世界的怪物通过镜子来到了表世界!

“赵昊你可小心点啊!”他一把抓住车钥匙,匆匆跑出门。

……

在学院这边,赵昊不得不给两个小伙伴临时解释了一下超凡者和神秘局。

这个问题不说清楚,两人心中没底。

那希尔薇亚还好,毕竟她也是超凡者,事后难免要接触神秘局,但是温斯顿就有点难办了。

柯尔特最后该不会给他“照相”吧?咔嚓一下,忘掉今晚的一切。

赵昊必须赶紧找到那个画中的怪物,要是让它逃了,这事就难办了。如果是那种大开杀戒的怪物,那就更糟了。说不上会死多少人呢!

第一幅画的内容全都是封闭的卫生间,根本没有什么位置信息。

而第二幅画中,却有一小块窗外的景色。

因为画中卧室门靠近卫生间,而且是开着的。画中能够看到卧室窗外的一小块景象。

因为画的比较细致,所以能看到有月亮和大树。

“在这个角度能看到月亮,窗户应该是面相南侧的。只是不知道具体时间,否则能通过月亮的位置确定具体方向。”温斯顿推了推黑色方框眼镜,展露出了学霸的敏锐和渊博。

能确定窗户的方向,至少已经筛选掉了三分之二的女生宿舍了。

范围缩小了很多!

“只有这几栋楼的窗户朝向是对的上的,我们得赶紧打听一下!”

此时已经接近十二点了,大多数人都已经入睡了。更何况赵昊和温斯顿无法进入女生宿舍。

实际上,如果温斯顿敢这个时候到女生宿舍,一楼的管理员第一时间就会警惕起来,等待他的可能就是警察或者学校保安了。

不过三人运气是非常好的,正好有几个姑娘参加趴体回来,其中还有几个是宋人姑娘。

因为宋人在学校有自己的团体,赵昊也参加过,好像见过这几个姑娘。

他连忙走过去,打探消息。

“嘿,姑娘们,深夜打扰十分不好意,但我想请你们帮个忙。”

几个宋人姑娘比较腼腆,虽然见过赵昊,但是还是羞涩的笑了。

但是旁边几个白人姑娘就非常说的开了,嘻嘻哈哈的前仰后合,其中一个还说道:“哦,当然,我们当然愿意了。你可以请我们喝一杯啊~~”

几个姑娘嘻嘻哈哈的笑了,很明显赵昊的长相和身材起到了很大作用。他之前因为着急,穿了一件健美背心就跑出来了~

这女生要是数量多起来,胆子就会变得很大。赵昊看她们的意思,像是要吃人啊!

赵昊赶紧和几位老乡打招呼:“你们认识这张画上的女孩吗?”

第二幅画赵昊已经折起来一半,只露出卫生间外的画面,免得被看到那个浑身浴血的怪物。

因为那画惟妙惟肖,把砸门女生的表情都刻画的非常细微,所以几个宋人女孩一下子就认出来了画中人,并且皱起了眉头。

“这是许可心吧?”

“没错,就是她!”

“这副嘴脸真是她做得出来的呢!”

赵昊这才知道,原来画中的亚裔女孩,就是自己白天刚听说的那个许可心呢!

不顾女孩们的疑惑和遗憾,赵昊赶紧打听到了许可心所在的宿舍楼,带着希尔薇亚和温斯顿赶了过去。

终于找到了许可心所在的寝室楼,希尔薇亚在管理员那里问到了具体的房间。

赵昊顾不得别的,丢出了三个纸人变成赵昊三人的样子,迷惑了管理员,趁机拉着来两人就跑上了楼梯!

“我的天,等等!赵,刚才那是什么?另一个我吗?是外星人的科技吗?”温斯顿已经懵了。

作为阿美少数相信科学,对阴谋论嗤之以鼻的人,前沿科技半导体电子程序设计的高材生,他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难道外星人真的存在吗?

希尔薇亚受到的冲击一点不比温斯顿小,从小到大她都是特殊的,她以为这世界上只有自己一个,她是孤单的。但是眼前的一幕告诉她,赵昊也是这特殊的一员!

“没时间解释了。现在就请相信我吧!我们得赶紧去找到了那个寝室!”

几人奔到了五楼,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走廊的灯光都变得黯淡了。整个走廊都悄无声息静谧的有点吓人,以阿美青年的做派,多少有点不正常。

赵昊抽了抽鼻子,就听到希尔薇亚惊讶的道:“好浓重的血腥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