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呢~我就是想要像我的偶像一样,拥有一个世界级的潮牌。可是呢~我男朋友牵线搭桥,让我和偶像吃了一顿饭之后,我就没有这个想法了。”

云朝朝的各种【是的呢】、【可是呢】让潮长长意识到,其实,他的女朋友,一直都是这个软萌的样子。

之前的每每逆鳞和时时带刺,都是为了让他振作起来,才演绎出来的第二人格。

他怎么就这么幸运呢?

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遇到了专属于他的那一个女孩。

潮长长在这边因为云朝朝的语气出神,云之磊就在另一边有意安慰自己的女儿:“怎么了?我们云宝见偶像还受打击了?”

云之磊拿了一瓶水,把瓶盖拧开了之后才往后递给云朝朝:“创业嘛,都是一步一步来的,你看爸爸一个工厂开了多少年,才能有现在这样的规模,你也不能想着一下吃成个胖子,对吧?”

潮长长看着父女俩的互动,感觉拧瓶盖的任务,应该是自己的。

就等着云朝朝喝完,潮长长就把水拿了帮她盖上。

云朝朝看着潮长长这争风吃醋般的小动作,就忍不住有点想笑。

如果连云宝和云老互动的醋都吃的话,那潮长长应该很难从醋海里面爬出来了。

云之磊的面上,没有什么明显的表情变化。

多半是觉得这个动作,再自然不过。

“不是受打击了。”云朝朝回应云之磊的猜想:“我偶像当时就问我,既然做潮牌,为什么不去学服装设计,要学建筑。”

“你从小就想当建筑师啊。”云之磊一早就知道云朝朝要考清华建筑。

“就是说啊,然后我也这么说。我有两个梦想,一个是完成妈妈未完成的建筑师梦想,还有一个,就是拥有一个世界级的品牌。”

十八岁,确实是一个还可以拥有梦想的年纪。

“这两个我们云宝完全可以兼顾啊,爸爸全力支持你。”云之磊向来对自己的女儿有信心。

以云朝朝的实际能力,和中国当下的发展速度,这两个梦想,也没有太多的不切实际。

“我原来也是这么想的,直到我偶像问我,既然要当建筑师,为什么不好好念书,大一就要搞潮牌。她问我,能不能兼顾。”云朝朝讲了一下和颜滟见面聊天的一些内容。

“你这才开学没多久,就请了两回假了,你辅导员都给我打电话确认是不是真的家里有事,不然都不给你批。”云之磊也不是一般的家长,不然也不会在辅导员打电话的时候,还帮女儿请假。

“就是说啊? 我原来听说大学要比高中闲很多? 结果我实际操作下来,好像不是这样的。我这才大一? 而且还刚开学? 就已经累得没有办法兼顾了。”

云朝朝非常擅长念书。

但大学和高中不一样。

尤其是在清华建筑,这种学霸当道的地方。

大家都会念书。

就算不是全国、全省的状元? 怎么也是个市里和区里的。

想要在这个样的地方一骑绝尘,不可能不用尽全力。

如果两边兼顾? 就有可能两边都做不好。

“所以? 你是打算放弃世界级品牌的这个梦想了?”云之磊大概也能理解女儿的想法。、

朝朝姑娘打小就不是那种能够接受自己【一般般】的人。

“非也非也。”云朝朝卖了个小关子。

“你不会刚入学就想退学吧?你可别吓爸爸啊。”云之磊虽然开明,但也没有开明到让女儿随意从清华退学的程度。

“怎么可能,我要退学,我还卖MK FairWill干什么?是我偶像一语点醒梦中人。”云朝朝让云之磊把心放回肚子里去。

“那你说来爸爸听听。”

“我不是一直想要做一个走向世界的中国品牌吗?我的偶像是从国外开始创业的? 我就想着我可以青出于蓝? 100%土生土长。结果她就问我说,建筑师就不能是一个世界级的品牌吗?她问我为什么不可以做下一个贝聿铭、下一个扎哈·哈迪德。”

MK FairWill做得再好,那也是云之磊帮云朝朝收购的一个品牌,甚至都不能算是云朝朝的个人品牌。

云朝朝还不亲自担任设计师,那这个品牌和她的关联度? 就更小了。

收购一个品牌和享誉世界的建筑师个人品牌,完全都不是一个概念。

两相对比? 云朝朝立刻就被说服了。

“这么看来,我们云宝对MK FairWill是不会有留恋了? 卖就卖吧,爸爸也帮你找找买家。”云之磊宠女儿? 是直接宠到骨子里去的。

只要不是什么大是大非的问题? 都是女儿说什么就是什么。

“谁说我不会留恋了?【绝世秘籍】和【云端的美食】这两个系列? 可都是我男朋友的创意,我可是留恋得不要不要的。”云朝朝对着潮长长笑。

带着些许不舍,不舍里面,又透着点歉意。

云朝朝对MK FairWill是有感情的,打从知道自己的成人礼是这个品牌之后,基本就在穿MK FairWill的衣服,一穿就是好几年。

总部的搬迁,品牌的转型,设计师工作室的设立,所有这些,都是一手策划并且亲自操办的。

潮长长接收到云朝朝笑容里的歉意,完全都不觉得有这个必要。

至于不舍,潮长长希望自己可以帮忙。

“要不然……”潮长长终于找到了接话的机会:“要不然MK FairWill卖给我吧,反正我一没有什么梦想,二也没想好接下来做什么,你好好做建筑师,我去学服装设计,这样不就好了?”

潮长长想了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云朝朝即刻表示反对:“这怎么行?我男朋友怎么能去学服装设计呢?”

“为什么不行?”

“你当然是要给云姚织带打工啊。我去做建筑师了,以后云姚织带谁管啊?还不就得你管?不然我找个男朋友干什么?肯定是给我家做……”

云之磊出声打断了云朝朝对未来的【展望】:“云宝,说话要有点分寸。”

“哦。”云朝朝瞬间偃旗息鼓:“云宝听云老的。”

“你也就是刚好遇到人家家里出了点事,不然你也就自己在那儿想入非非,哪能那么容易追到手?”云之磊非常罕见地拆了一次女儿的台:“好不容易追到手了就别嘚瑟太过。”

“哦。”云朝朝没想到云之磊会当面揭自己的短,带点幽怨地看了看潮长长。

潮长长立马打圆场:“是我追的朝朝,她可以随便嘚瑟,没事的。”

“你也别太向着她。一开始这样,以后得寸进尺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啊。”云之磊嘴上是这么说,眼睛里的满意,却是愈发明显。

云之磊转头看着潮长长。

潮长长一紧张,就想把偷偷握在一起的手给松了,但云朝朝就这么抓着不放。

“我之前就和你说,你们家的事,总还是会有办法解决的。”这句话,云之磊是和潮长长说的。

“嗯,那时候,就只有云叔叔这么安慰过我,我都不太敢相信。”潮长长回想起了,在仓库的第一次见面。

“我那不是安慰,你们家那栋楼,想要的人,原本就很多,和一般的烂尾楼也不太一样,关键你爸爸也硬气,没有一走了之,债权关系什么的都很清晰,问题就比较容易解决。”

“云老啊,你怎么这么清楚啊~”云朝朝拖着长长的尾音发问。

云之磊也没藏着掖着:“那女儿都要被人家拐跑了,我还不得弄弄清楚一点啊?”

“那你对拐跑我的人满意吗?”云朝朝直接得让潮长长有些错愕。

“满意啊,你别自己把自己拐丢了就行。”云之磊也很直接。

“怎么可能?”云朝朝明显不服气,她可没有方向感不好一类的问题。

“怎么不可能?第一高楼烂尾的事情,你男朋友家虽然受影响,但解决之后,多半也不比咱们家差,你开口闭口就让人给你做牛做马,你自己觉得合适吗?”

云之磊是做实业的。

在织带领域,做到了极致。

但织带本身,并不算是一个特别大体量的行业。

在不知道买家是华亦资本的时候,潮长长还有担心过,云姚织带参加了潮流国际中心的竞拍。

但云之磊是个稳扎稳打的企业家,他从来也没有过这样的想法。

就算有那个想法,一下也凑不出来那么多的现金。

“我哪有说做牛做马?”云朝朝表示不服。

“那是因为我拦着。”云之磊继续揭穿。

“哪有~我明明只是要说做苦力!”云朝朝继续不服。

“有差很多吗?”云之磊笑着问。

云朝朝直接踢皮球给潮长长:“问你呢,有差很多吗?”

“给你做牛做马做苦力,我都行。”被点名的潮长长当即表明态度。

“听到没!听到没!听到没!”云朝朝对潮长长的回答简直不要太满意。

“你和我嘚瑟什么啊?你不怕自己得寸进尺太过了回头又找我哭,我有什么好担心的?”再次见面,云之磊有好多时候,都是站在潮长长的角度说的。

“才不会,我男朋友才不舍得让我哭呢,对不对呀,潮等等~”云朝朝完全都没有见好就收的意思。

“嗯。”潮长长的这一声,应得很小声。

他有点不太习惯,当众做承诺。

尤其还是当着云之磊的面。

他就连表白,也是没有请【观众】见证的。

对着自己的女朋友,说什么样的话,都是情之所至。

这会儿在商务车上,不仅有云之磊,还有李叔。

在潮长长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时候,他的两只耳朵就刷得一下都红了。

云朝朝是第一次见潮长长脸红,很是有些新鲜,完全不躲不闪地,就那么忍者笑看着潮长长。

弄得潮长长只能转头看窗外。

就这样,云朝朝还不肯罢休。

伸手摸了一下,潮长长红透了的耳垂,开口道:“诶,男朋友,我和你说真的,你别去学设计,你就应该画油画,你对着画板写生的样子特别有范儿,你握着画笔的手都会发光。”

潮长长没有说话,这突如其来的害羞,来得有点猛烈。

“你听没听见我说话呀,男~朋~友~”云朝朝在云之磊面前,向来比较随心所欲,不愿意就这么放过男朋友的害羞.JPG。

某位始作俑者一点都不知道收敛,添油加醋就算了,还明目张胆地当着家长的面【调戏】。

“听见了。”潮长长隔了好几秒才回答。

耳朵虽然还红,但语气已经恢复正常了,毕竟也是见惯了大场面的。

“你刚刚是说你没想好接下来做什么?”云之磊给潮长长解围:“你之前一直都没有想过大学要学什么专业吗?”

“专业有想过,Anglo-Saxon, Norse, and Celtic。”潮长长快速接过了云之磊的话题,一不小心还说了英语。

“什么玩意儿?”云朝朝这个高考英语满分的状元都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就历史吧,研究盎格鲁-撒克逊、斯堪的纳维亚和凯尔特的。”

“……”云朝朝无语:“你这都选得啥专业?”

“或者哲学和艺术史什么的,都是些不实用的。”潮长长说的很直白。

云朝朝听完就不说话了。

刚刚还在兴奋,这会儿就整个人靠回座位,什么劲头都被抽空了。

心情一下从波峰跌入波谷。

“怎么啦?这忽然一下子。”潮长长不知道自己是说错话了,还是之前想选的专业太不思进取了,就又补了一句:“也有考虑过Natural Sciences学物理和生物。”

云朝朝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从来也没有想过要考清华美院,对不对?”

“艺考也好,美院也好,都是我强加给你的,对不对?”

“你根本就没有想过大学要学绘画,对不对?”

“我当时帮你想艺考这条路的时候,你还没有更好的选择……”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啊!”

“你完全可以申请自己喜欢的学校,喜欢的专业。”

“你选择这些专业都是想要去剑桥的,对不对?”

云朝朝一连问了四个【对不对】,才难以置信地感叹道:“我怎么这么自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