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神秀,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楚天风恶狠狠的盯着风神秀,眼神之中全是杀意。

“我等着!”

风神秀饶有兴趣的看着楚天风,他倒想看一看这位气运之子如何重新崛起?

莫名的,风神秀看向了秦照人。

“秦照人不会是女主吧!”

风神秀觉得这个可能性非常的大。

首先,秦照人女扮男装,很符合女主的特性。

若是风神秀没有穿越到这个世界上的话,秦照人进入冰宫之后举步维艰,生活艰难,在这个时候气运之子楚天风出现将她庇护。

二者一起生活,耳鬓厮磨,产生了感情。

这样一想的话那一切就解释的通了。

然而,风神秀穿越到这个世界,一切都发生了改变,秦照人和他生活在一起,他用混沌之火庇护着她,代替了楚天风的作用。

“我这算是无意之间破坏了气运之子的姻缘么?”

风神秀有些哑然失笑。

秦照人被风神秀盯得有些不好意思,她瞪了风神秀一眼:“你再这样看我,我打你哦。”

风神秀摇头失笑,秦照人的威胁一点力量都没有,只会让人觉得她可爱。

秦照人有些生气,来到风神秀身前,对着他的胸膛就是一拳。

这一拳她没有用力,就像是在给风神秀捶背一般。

风神秀抓住她的粉拳,秦照人的皮肤非常的光滑,晶莹如玉,摸上去非常有手感。

“乖,别闹!”

风神秀轻轻的道。

听到风神秀的话,看着他那温柔的眼神,秦照人内心所有气愤都消失的一干二净。

看着两人亲亲我我的模样,楚天风一阵恶寒。

这两个大男人在一起搞什么?

楚天风乃是气运之子,自然也拥有气运之子的特性“瞎眼”。

许多气运之子在遇到女主的时候都不能分辨她们女扮男装的样子,在以后的相处之中,他们才能分辨出女主的身份。

所以当他看到风神秀和秦照人亲亲我我的时候,觉得他们在搞基。

秦照人察觉到了楚天风厌恶的目光,心中有些不爽。

你这是什么眼神?

难道觉得我和神秀不相配么?

女人是情绪性的生物,有些时候生气毫无来由,或许因为别人的一个眼神她就生气了。

秦照人离开风神秀的怀抱,她对风神秀道:“神秀? 这人的储物袋你搜了么?”

风神秀脑袋一拍:“倒是忘了。”

风神秀知道气运之子都是一个移动宝库? 他们的储物袋里有很多的宝物。

听到秦照人的话,楚天风怒目而视? 贱人? 你真是害死我了。

如果不是秦照人提醒,风神秀根本不会想起这一茬? 或许就忽略了。

“你的眼神让我很不爽。”

秦照人直接一巴掌就向楚天风拍了过去,楚天风的脸蛋上出现了一个鲜红的掌印? 他眼神之中愤恨之色更甚。

别看秦照人在风神秀面前柔柔弱弱? 小鸟依人。

实际上她乃是秦家神子,从小到大纵横无敌,杀伐果断,任何得罪她的人都被她给杀死。

“还敢瞪我!”

秦照人可不惯楚天风? 又是一巴掌甩过去? 她的力道非常的大,直接就把楚天风给打懵了。

秦照人乃是秦家的少主,生杀予夺,在乎一心,并不是心慈手软之人? 楚天风惹到她只能自认倒霉了。

“你!”

楚天风气坏了。

不过他很快冷静下来,他知道现在的自己无力反抗秦照人的暴行? 若是再挑衅,那就是自取其辱。

秦照人你给我等着? 日后我重新崛起,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他心中对秦照人的愤恨竟超越了对风神秀的愤恨。

他与风神秀是仇敌? 风神秀对他下狠手无可厚非。

可是他与秦照人没什么仇恨? 这家伙上来就是一顿暴打? 谁受得了?

风神秀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又看到女主和男主相爱相杀了。

这样的情节他已经看到过很多次了,第一次是遇到紫灵的时候,紫灵将秦天暴揍了一顿。

最惨的是叶林,叶林直接被沐兮兮连插两剑,直接被插懵了。

每一次看到这样的情形,风神秀都觉得很有趣。

随后秦照人当着楚天风的面打开他的储物袋与纳戒,楚天风一句硬气的话都不敢说了。

他知道就算自己说了也没有用,只会迎来秦照人的暴打。

楚天风的身上有很多好东西,灵石无数,而且还有非常罕见的极品灵石。

除此之外还可以看到有上万年年份的神药。

“太白金晶,萃神草,五花果……哇,好多好东西呀!”

秦照人惊叹的道。

她身为秦家少主,资源不缺,按理来说不该这么一惊一乍,但是楚天风身上的好东西太多了,哪怕是她也有些惊奇。

风神秀已经习以为常,身为气运之子,楚天风身上怎么可能没有好东西?

每一位气运之子几乎都是一位人型移动宝库,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看着自己储物袋里的宝贝四散开来,楚天风的心在滴血,这些宝物都是他费劲心机,千辛万苦才得到的,而今都不属于他。

秦照人看向了一堆物品中的一个:“咦,这是什么东西?”

秦照人拿起那根黄色的绳索,这绳索散发着金色的光芒,有两截,有些像双截棍。

楚天风看到这一幕大惊失色:“你给我放下!”

这可是他九死一生才得到的好宝贝。

秦照人看到楚天风这么激动,心中了然,她开心的道:“看来这是个好宝贝。”

她将这金色的绳索在楚天风面前晃了晃:“以后它和你没有一点关系。”

楚天风听到秦照人的话怒发冲冠,这根金色的绳索是他在一个秘境之中得到的,也是在那个秘境之中他得到了冰雪宫的传承。

“不,这是我的……”

楚天风咬牙切齿的道。

“还敢顶嘴!”

秦照人的脾气又上来了,抖动手中的金色长鞭,金色长鞭一颤,化为了一道金色的巨龙,金色巨龙咆哮,直接将楚天风包裹起来。

楚天风的身体被金色长鞭勒住,一动不动,他的身材变成了畸形,腰部变成了竹竿,脑袋肿胀起来。

“好宝贝呀!”

秦照人开心的道,这金色长鞭的威力超出他的想象。

风神秀的眉心天眼再次睁开。

天眼睁开之后,风神秀的全身气质大变,他整个人变得高贵起来,就像是俯瞰世间的天帝,高高在上。

风神秀的眉心竖眼直接向紫灵看过去,他的瞳孔绽放出无尽的神芒,一下子就笼罩住了金色的长鞭。

良久之后,风神秀对秦照人道:“这是一件好宝贝,它是一件破碎的至尊器。”

风神秀看着手中的金色长鞭有些惊叹:“竟然是至尊器!”

至尊器那可是至尊才能够炼制的法器,神威无敌。

哪怕是破损的至尊器也不是普通圣人可以抵挡的。

秦照人瞥了楚天风一眼:“怪不得他反应这么大,原来是舍不得这至尊器!”

楚天风目眦尽裂,眼神之中似乎要喷射出火焰。

这件破损至尊器乃是他千辛万苦才得到的,他怎么可能会轻易放弃?

让楚天风难受的是,他越愤怒,这金色长鞭勒的越紧,他的脖子变得越发的肿大,腰部被挤压的就像是一根竹竿一般。

“收!”

秦照人手捏印诀,那金色长鞭发出一声龙吟,重新又回到她的手上。

楚天风本人则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他眼神之中全是惊悸之色,刚才他被勒的一句话说不出来,那种痛苦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楚天风对秦照人的愤恨更上一层楼。

“我要冷静,我要冷静……”

楚天风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现在不是自己逞强的时候,自己一逞强就会迎来秦照人的暴打,与其这样,还不如韬光养晦。

“我不是没有重新崛起的机会……”

若是一般人神海被毁,基本上这一辈子就毁灭了,要想重新崛起难如登天。

楚天风却有信心重新崛起,他有一个别人不知道的秘密,普通的修士只有一个神海,而他有两个,一内一外,修炼效果加倍。

风神秀毁掉他一个神海,他还有另外一个神海,这是风神秀所不知道的。

在楚天风思考的时候,他没有注意到他体内有一颗黑色的魔种正发出幽深的光芒。

“原来是这样……”

“有意思……”

风神秀惊奇的看了楚天风一眼。

楚天风的心一颤,风神秀看我干什么?总觉得他的目光别有深意,或许是我想多了吧。

秦照人走到风神秀面前将手中的金色长鞭递给他:“神秀,这是你的战利品,它应该属于你。”

楚天风看到这一幕眼皮狂跳,什么叫这是风神秀的战利品?这是我的宝贝,它是属于我的。

尽管内心狂怒,楚天风不敢再发出声,他怕又迎来一次秦照人的暴打。

风神秀诧异的看了秦照人一眼,对方竟然没有把宝贝据为己有?

风神秀有些摸不准了,莫非这小妞喜欢我?

也不是没有可能,自己几乎完全取代了楚天风的戏份,在冰宫之中和她耳鬓厮磨,庇护她。

不过风神秀还不敢确定秦照人是不是喜欢上自己。

秦照人不比沐兮兮,沐兮兮就是一个单纯的傻白甜,愿意为爱付出一切,甚至说出愿与风神秀一起成魔,同生共死的话出来。

秦照人不一样,她乃是秦家少主,从小接受的都是家族洗脑教育,心思深沉,风神秀不敢轻易相信他。

自穿越以来,风神秀没有相信过任何人。

哪怕是在见到风天舒的时候,他都隐藏自己的实力,就是他不信任风天舒。

风神秀连风天舒都不相信,又怎么可能轻而易举的就相信秦照人呢?

风神秀笑着道:“我想把它转送给最亲爱的你。”

秦照人脸上浮现诱人的红晕,眼神亮晶晶的,整个人呆住了。

“真的?”

良久,她才说出这样的话。

这可是至尊器呀,虽然破损,威力依旧超凡脱俗。

要是拿到外界肯定会引起一番腥风血雨,甚至父母亲朋都会因为这样的宝物而反目成仇。

神秀他将至尊器转送给我,莫非在她心里我要比至尊器重要的多?

“当然!”

风神秀笑道。

这金色长鞭固然厉害,但比不上他手中的圣纹黑金鼎与诛仙剑,风神秀即使拿了也没有太多的作用。

风神秀刚好可以借此卖个人情,刷一刷好感度,顺便试探一下秦照人,看看她是否已经喜欢上了自己?

“哦!”

听到风神秀的准确回答,秦照人脸上红晕更甚,内心更加的窃喜。

对于她来说,风神秀的心意要比至尊器本身还要珍贵。

她郑重的将金色长鞭收起来,这金色长鞭对她来说有特殊的意义,是风神秀对她爱意的体现。

一旁的楚天风快要气疯了,你们把我的宝贝送来送去,问过我的意见了么?

风神秀笑着道:“接受了我的礼物,以后要为我勤俭持家。”

秦照人脸上羞意更甚,她娇嗔的看了风神秀一眼:“想得美。”

风神秀笑了笑,不以为意,不过是女孩子的矜持罢了。

不要看她说什么,而是要看她的表情以及神态。

看秦照人的表情,风神秀就有一种此女入我瓮的感觉。

风神秀将楚天风储物袋里面的灵石,以及各种灵药全部倒进了内天地之中,这些都会成为内天地进化的养料。

楚天风的心在滴血,这些都是属于他的宝贝,现在一个不剩全部被风神秀和秦照人收刮完毕。

楚天风感到万念俱灰,自己辛辛苦苦打拼,一朝回到解放前。

“苍天啊,你为何对我这么不公?”

楚天风内心在疯狂的咆哮着。

“咦,这是什么?”

风神秀拿起一张羊皮纸,这羊皮纸上的字非常的特殊,蕴藏着奇特的道蕴。

不用说,这就是上古仙文。

上古时期,天庭统一宇宙,建立天地秩序,统一度量衡,统一文字,统一一切服饰标准。

羊皮纸上面得字风神秀并不认得,但他认得上面的图。

羊皮纸上面的地图正是这座冰宫的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