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神秀惊喜的看着手中的羊皮地图,有了它,他就可以找到那空间种子。

空间种子可以演化成一方世界,当初魔族外移,就是凭借一颗空间种子演化为了魔界。

魔界虽然不如大千世界这般广大,却也是超级大世界之一。

要是能够得到空间种子,将它融入内天地之中,曾经的洪荒世界底蕴也会增强,早点进化为中千世界。

“你就留在这里自生自灭吧。”

风神秀冷冷的对楚天风道。

楚天风算是给他好好上了一课,表面上嘻嘻哈哈,像个逗比,实则心机深沉,是一位气运之子。

看着风神秀二人离开,楚天风才抬起头,他眼神之中流露出刻骨铭心的恨意。

“风神秀,今日之仇,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他的心神沉入了自己的神海之中,他的神海已经破碎。

“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恢复神海。”

一般修士神海濒破碎基本上就是被判了死刑,这一辈子也再难有寸进。

楚天风不一样,他有两个神海,他可以借助另一个神海的本源来修复这个神海。

楚天风盘躯坐在床上,然后施展融魂术,源源不断的吸收地间的能量,这些能量都汇聚到他的神海之内。

楚天风发现这些能量汇聚到气海之后有一部分从神海里面流淌出来。

楚天风过这样的感知,了解到神海的哪个部位有缝隙,有漏洞,这样才能对症下药。

一股本源之力从他的另一个气海散发而出,修补着破碎神海的漏洞。

不知过了多久,楚天风睁开了自己的眼睛:“我这算是因祸得福了么?”

楚天风注视着自己的神海一点点膨胀,比原来的神海要大了一圈。

“风神秀,秦照人,你们想不到吧,我这个废人会重新崛起。”

“等着吧,你们会为你们的行为付出应有的代价。”

楚天风眼神之中透露出疯狂之色。

楚天风没有注意到,他的神海之中有一颗魔种正在悄然绽放化为了一道魔莲。

“不愧是气运之子!”

“神海破碎都能恢复。”

风神秀喃喃的道。

“你在说什么?”

秦照人看着风神秀自言自语,好奇的问道。

风神秀笑道:“没什么。”

“哼!”

秦照人的嘴嘟起来,有些不开心了。

混蛋,肯定有事情瞒着我。

风神秀看着秦照人生气的模样哑然失笑,他也没有理会,小女孩心性而已,一会儿就好了。

二人沿着羊皮地图行走? 逐渐来到了冰宫的最深处。

这里的尸骸明显更多了? 很多都是大圣级别的高手,他们的骨骼晶莹如玉? 散发着强悍的气息。

这些尸骸身上也长满了红毛? 就像是被诅咒了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上古仙庭到底发生了什么?”

每次看到这样的情形? 风神秀都不自觉的浮现出这个疑问。

上古仙庭统率一切,镇压整个宇宙? 更是有仙帝坐镇? 到底谁能将上古仙庭给毁灭?

洪荒世界也是如此,直接就破碎了,二者之间是否有什么联系?

这里乃是冰宫的最深处,浓郁的寒意充斥全身? 风神秀周围混沌之火熊熊燃烧? 这股寒意对他造成不了任何的影响。

秦照人嘴角发颤,她身上一团虚幻的火焰沸腾:“终于来到冰宫最深处了。”

哪怕是大圣级别的强者来到这里也会被冻僵,而他们两人却能若无其事的在这里交流,靠的就是混沌之火的霸道。

“不知道这里有什么宝贝?”

秦照人的眼神之中露出热切之色。

冰雪宫在当年的仙界不算是超级门派,但门中也出过至尊以及大帝? 它们的传承肯定也不容小觑。

很快二人来到了最中心地带,那里有一座漂浮在空中的棺椁? 棺椁的周围全是怨煞之气。

风神秀用神识探查,发现神识已经被完全阻隔了? 根本不清楚里面到底是什么?

“这座棺椁里面葬的到底是谁?”

秦照人凝重的道。

“需要将这棺椁打开!”

风神秀喃喃的道,这棺椁漂浮在空中? 有常人难以想象的威压? 其中不知道镇压着什么。

“让我来吧!”

秦照人拿出金色长鞭? 将金色长鞭一震,金色长鞭像是活过来一般,上面道纹交织,散发着恐怖之意。

这件至尊器虽然破损,依旧神威无比。

“去!”

秦照人轻斥一声,她手中的金色长鞭化作一道金色神龙,神威无匹的向黑色棺椁撞击而去。

风神秀一惊,他暗道,这金色长鞭不会是以龙筋制作的吧?

这龙筋到底是来自龙人族?还是太古真龙。

轰隆隆,恐怖的声响发出,整个离洲圣墓都随之颤动起来,在圣墓之内探险的修士都为之一惊。

“这是怎么呢?”

“难道圣墓要倒塌呢?”

“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我要快点离开这里。”

很多修士都面带恐惧的观察着周围的变化,相比探宝,他们更在乎自己的小命。

金色长鞭轰击在黑色棺椁之上,黑色棺椁出现了一道裂纹,一缕黑气从中弥漫而出,然后这缕黑气变得越来越浓厚。

“这是魔气……”

风神秀失声叫道。

“这棺椁内部不会镇压的是一头魔王吧?”

风神秀有些迟疑的道。

这一幕似乎似曾相识,当初风神秀去吞噬神殿寻找吞噬古符,在天符大帝的棺椁面前,有魔王阻拦他,最后被他给一剑刺死,如今不会是情景重现吧?

“我似乎闯祸了……”

看着这一幕,秦照人吐了吐舌头。

棺椁在一瞬间破碎,里面的冤魂一下子奔涌而出,这些冤魂散发着无尽的魔气,面目狰狞。

这些冤魂都穿着古老的服饰,这些服饰来自上古时期,他们每一个都狰狞异常,张牙舞爪。

秦照人不管不顾,直接就甩出一道金色的长鞭,一鞭之下,无数冤魂破碎。

然而此地的冤魂实在是太多了,几乎无穷无尽,向圣墓的各个地方蔓延而出。

并不是每个人的实力都像他们二人这么强,如果其他人被冤魂给侵占识海,神魂会被污染,化为凶魔。

“千手观音掌!”

风神秀直接就是一掌拍出,这一掌包裹着耀眼的金光,虚空当中似乎传来无数得道高僧的梵唱,似乎将四周的阴气都彻底净化一般。

风神秀的一掌之下,挡在他身前的冤魂全部被他打碎,就好像是寒冰遇到火焰一般。

这一招千手观音掌还是他学自准提道人,威力非常的不俗。

其实这是由《千手观音掌》的属性决定的,这门掌法有佛门气息,至刚至阳,刚好是这些冤魂的克星。

秦照人惊奇的看了风神秀一眼:“神秀他连佛门功法都会么?”

秦照人发现风神秀真的是什么都懂一点,就连佛门功法也会。

继续往前走,周围漆黑一片,非常的阴冷,还有冤魂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神秀等等我……”

秦照人感觉到有些害怕。

她并不是胆子小的人,自己当少主的时候,生杀予夺,屠戮过万,眼睛都不眨一下。

可是在风神秀身边她就觉得自己是个弱者,需要保护。

这就像很多女生,在没有男朋友之前单手举沙袋,有了男朋友之后瓶盖也拧不开。

风神秀当作没听见,他继续向前行走,神识扫视四周,周围非常的阴暗。

入眼可见的是各种崩塌的碎片,由此可见当年这场大战的可怕。

“千手观音掌!”

风神秀身体冒出巨大的金光,如同一尊菩萨,脸上也露出了怜悯慈悲之意。

他一掌拍出,瞬息之间,漫天都是掌印,呈现金色的烙印,如同佛掌一般,蕴含着净化世间污垢的力量。

在风神秀的这一掌之下,这些冤魂发出凄厉的惨叫,它的身体正在一点一点的融化,就像是冰雪遇到火焰一般。

其余的冤魂并没有害怕,依旧不管不顾的向风神秀冲击过来。

风神秀看也不看,直接就拍出一掌:“千手观音掌。”

风神秀浑身被金光笼罩,此刻的他显得光明而神圣,他的身后似乎有千万只胳膊在挥舞,这千万只胳膊的掌劲聚集在一起,爆发出常人难以想象的力量。

砰砰砰!!!

挡在风神秀身前的冤魂就像是纸糊的一般,一瞬间破碎。

秦照人都看呆了,她也能够对付这些冤魂,但绝对做不到像风神秀这般轻松,这般的快速,这般强势。

“神秀他真的无敌!”

秦照人感慨道。

她见识过很多少年天骄,那些天骄也非常的优秀,但和风神秀一比就有些相形见绌了。

风神秀太完美了,细心,温柔,阳刚,强大,世间最美好的词汇都汇聚在他的身上,让人痴迷不已。

就在这时候,一股幽幽的寒意在二人背后渗透。

“桀桀桀!”

“桀桀桀!”

一阵桀桀桀得怪笑回荡在两人的脑海里,风神秀和秦照人内心都升起了不详的预感。

紧接着,一只长满红毛的手出现,向他们抓过来。

秦照人吓了一跳,风神秀将她搂进怀里,一道剑指斩出,汹涌的剑气直接将对方的手臂给斩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