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神秀和秦照人一起看向地面,那断掉的手臂竟然还活着,一根根红毛纤毫毕现。

秦照人看到这一幕脸色煞白,这般诡异的场景实在是让她有些不寒而栗。

风神秀眼神一凛,又是一剑挥出,他直接挥动了诛仙剑,诛仙剑发出幽深的光芒,一剑斩出,那条手臂直接被摧毁。

“刚才那是什么鬼东西?”

秦照人依旧有些惊魂未定。

她终究是女孩子,对这种诡异的时候有恐惧心理。

风神秀将她搂紧:“不要害怕,或许是一种怪异。”

他有些哑然失笑,秦照人乃是秦家神女,不知道经历过多少征战,本应该炼就一颗无敌道心才对,谁知遇到怪异的时候也是惊慌失措。

“神秀,你的后面!”

秦照人颤颤巍巍的向风神秀的后背指过去。

风神秀感觉到一股凉意,来不及多思考,他直接搂着秦照人飞掠而出。

只听见轰击一声,一根长着红毛的触手攻击在风神秀刚才停留的位置,整个冰宫都为之一颤。

风神秀站定身形,看到了怪物的模样。

那是一个滔天魔气的男子,他的面庞非常的恐怖,沟壑纵横,最让人恐怖的他的脸上有密密麻麻的眼睛。

除此之外,他还有上千只触手,这些触手上长着红毛。

“桀桀桀,桀桀桀!”

怪物发出渗人的笑声。

风神秀终于体会到了桀桀桀怪笑的含意。

这个怪物直接对风神秀发起攻击,上千只长满红毛的触手在一瞬间向他抓过来。

这些触手上面充斥着滔天的魔气。

“惊天一剑!”

风神秀强势出手,天崩地裂,尽显盖世神威,在其身前出现万缕剑光,每一道都勾动天地,化成灿烂的道道流光。

剑光化作漫天流光后继而凝合成一柄虚幻圣剑,气吞星河,冲天而起。

“轰隆!”

恐怖的波动自虚空之中传出,绽放出无量光华,像是要覆灭苍穹。

咔嚓咔嚓的声音不断的响起,那些黑色触手被风神秀一一给斩断。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那些断掉的触手重新回到了怪物的身上,然后对着风神秀发起攻击。

“这也行?”

风神秀一阵纳闷? 面对这样的怪物? 哪怕是他也有些头皮发麻。

“千手观音掌!”

风神秀身体冒出巨大的金光,如同一尊菩萨? 脸上也露出了怜悯慈悲之意。

他一掌拍出? 瞬息之间,漫天都是掌印? 呈现金色的烙印,如同佛掌一般? 蕴含着净化世间污垢的力量。

在风神秀的这一掌之下? 那些长满红毛的触手正被一点一点净化。

“有效!”

风神秀神色一喜,这千手观音掌乃是佛门功法,刚好对魔族怪物进行克制。

“再来!”

风神秀浑身被金光笼罩,此刻的他显得光明而神圣? 他的身后似乎有千万只胳膊在挥舞? 这千万只胳膊的掌劲聚集在一起,爆发出常人难以想象的力量。

砰砰砰!!!

挡在风神秀身前的红色触手,一点一点融化。

砰砰砰!

风神秀一掌一掌轰出,眼前的怪物身上的触手越来越少。

怪物彻底被激怒了,它直接向风神秀撞击而来? 轰的一声,风神秀被撞飞。

风神秀身体强硬? 还是第一次被人撞飞。

秦照人有些感动,因为在千钧一发之际? 风神秀将她给扔走,避免她被撞伤。

在战斗焦灼的情况之下? 还能够想道她的安危? 说明在风神秀的潜意识里很关心她。

风神秀自己没有想那么多? 他只是觉得秦照人在自己怀里让自己束手束脚。

“魔渡苍生,魔渡苍生,魔渡苍生……”

一阵充满魔性的声音,突然出现在风神秀的脑海之内。

那声音,仿佛一尊黑暗神明的神语,无弗远近,无视现实与心灵的阻隔,直接烙印在风神秀的脑海深处。

秦照人察觉到了不妙,这声音太诡异了,无缘无故的烙印在灵魂深处。

“这个怪物要渡化我们?”

秦照人脑海里浮现这样的想法,随即就是一阵恐惧。

要是被眼前的怪物给渡化,变成和他一模一样的怪物,想想都觉得恐惧。

她宁愿死,也不愿意变成这样的怪物。

霎时间,整个冰宫都变得天昏地暗,无穷无尽的乌云涌现,横压在冰宫上空,如同一片黑压压的魔山。

冰宫在不断颤抖,一条条粗大的裂痕,不断浮现而出。

这一刻,整个冰宫如末日降临一般。

风神秀冷眼看着这一幕,这尊怪物真的很诡异。

“魔渡苍生,魔渡苍生,魔渡苍生……”

“臣服于我,臣服于我,臣服于我……”

怪物开始诵经,神态庄严,身后缭绕出一片魔光,如一尊魔尊再生。

宏亮的诵经声,响彻虚空,可以清晰的看到,每一个经文都化为了一个字符,连接到了一起,向风神秀笼罩而去。

“神秀!”

看到这一幕,秦照人惊呼出声。

风神秀盘坐虚空,任由魔光笼罩己身,他感觉到有一股冥冥中有一股莫名的力量被引动,向自己的阳神涌去。

无尽的魔光向风神秀发起攻击,风神秀的阳神至刚至大,在他的阳神之中,更是有一颗黑色的魔种。

这颗魔种非常的深邃,似乎感应到了魔光的冲击,它直接便将这些魔光给吸收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那怪物变得急躁了,风神秀在他的渡化之下竟然相安无事,这让他很是挫败。

它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状况……

它能够感觉到风神秀灵魂深处的那股魔意,那股魔意要比它本身还要深邃,还要恐怖,它的渡化对他没有产生任何的作用。

“魔种真是神奇呀!”

“竟然连这种诡异的攻击都能抵挡。”

风神秀感慨的道。

吞噬掉那些魔光之后,那些魔光的字符出现在他的脑海之内,那是《渡魔诀》。

风神秀潜心研究这渡魔诀,所谓的渡魔诀,就是引人入魔,臣服自己,成为自己的傀儡,与魔种有异曲同工之妙。

风神秀一点一点的体悟,很快他就将渡魔诀参透完毕。

风神秀检查自己的系统面板。

实力:圣人王

身份:上界云霄圣地的圣子

体质:吞天魔体,至尊骨

功法:八荒镇狱劲,惊天剑法,云霄圣典,鲲鹏九变,神剑术,一气化三清,千手观音掌,渡魔诀……

气运值:94

点券:8400

“看来我已经学会了渡魔诀!”

在功法一栏,风神秀看到了渡魔诀,这表明自己已经将这部功法给学会了。

风神秀也口诵刚刚学到的渡魔诀,他精神世界中的阳神,也跟着一起诵读起来。

不过,当风神秀与阳神法相口诵度魔诀时,度神诀引动的力量,似乎发生了某种异变,变得更加诡异与阴森,更加妖邪,变得更加有侵略性。

风神秀明白,这是渡魔诀沾染了魔种的力量,变得更加的诡异。

一道道黑色的幽光从风神秀身上迸发而出,笼罩了怪物。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你不是想渡化我么,现在我来渡化你,就问你怕不怕?

那怪物面色不停地挣扎,最后终于变得平缓,然后它直接跪倒在风神秀面前。

秦照人惊奇的看着这一幕:“神秀他是怎么做到的?”

这怪物有多诡异,她是知道的。

就是这般诡异的怪物竟然被风神秀降服,跪在他的面前,这简直就是奇迹。

秦照人眼神中散过一丝痴迷之色,这就是她喜欢的人,无论遇到怎样的绝境,他总是能够迎刃而解,实在是太牛逼了。

风神秀的手触碰到怪物的身上,他整个人变得神圣而光明,一股股佛意从他身上散发而出,嗤嗤嗤的声音不断传出。

当风神秀的手触碰到怪物身上的时候,怪物身上的魔气不断地消融。

渐渐地,眼前怪物身上的魔气全部消除,他整个人也变了一个模样。

眼前的人身穿玄色法袍,整个人看上去非常的仙风道骨,身上传来一股强大的气势。

这名道人看上去非常的慈善,和之前的怪物简直是判若两人。

“多谢小友祝我脱离苦海。”

这名道人对风神秀诚恳的感谢道。

“你是?”

风神秀疑惑的看着眼前的道人道。

因为渡魔诀的关系,风神秀和对方有一种奇特的联系,只要自己动了杀念,对方就会陨灭。

所以风神秀并不害怕对方突然发难。

“我是冰雪宫第五十八代宫主,楚雄。”

眼前的道人回答道。

“冰雪宫的宫主?”

秦照人发出一声惊呼。

冰雪宫乃是上古年间的门派,当年与仙界一起破碎,眼前的这位宫主最起码存在了上千万年了,简直可怕。

当然,他是以一缕残魂的状态存在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长生不死。

仙界破碎之后,长生物质已经不存,哪怕强如大帝,横扫九天十帝,纵横宇宙洪荒,也只不过有千年寿命。

“楚雄?”

“姓楚?不会是楚天风得先祖吧?”

风神秀脑洞大开的道,或许因为楚天风是楚雄的后代,他才得到冰雪宫的传承。

这么一想的话就解释得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