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开局被500岁的未婚妻找上门

蓝星。

2021年,灵气复苏第500年。

莫云眼前看着身材高挑,穿着古代服饰,肤白貌美的古风美女,眉头拧在了一起。

“你说你叫凌雪?”

“嗯。”古风美女点头。

“你说你是我未婚妻?”

“对。”古风美女颔首。

确认不是自己耳朵有问题后,莫云释然了。

“你家的茶园应该挺大的吧?”

古风美女:“啊?”

“抱歉,我只是一个穷逼,你从我这获得不了任何好处。”

望了眼身后的破旧小区,莫云觉得好笑。

这姑娘骗人都不看场合的么?

住在这种地方的人,怎么可能有钱?

古风美女摇了摇头,道:“准确的说,我是你来自未来的未婚妻。”

听到这话,莫云一愣,而后佯装震惊。

“未、未来?这么说你是穿越者?”

“嗯。”凌雪神色凝重的点头。

然而很快,她却发现,眼前这男人正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她。

莫云有点忍不住想笑:“看你这身打扮,我怎么都觉得你更像从一千年前穿越过来的。”

现在的骗子太不专业了。

至于穿越?

莫云熟。

穿越者什么的,他有发言权。

因为他就是来自地球的穿越者。

十八年前,他带着前世的记忆,转生投胎到了这个世界。

莫云觉得,按照前世小说里的套路。

穿越者肯定是只有一个的,不然铁定会被读者喷。

既然不是穿越者……

那这姑娘脑壳多半有问题?

注意到了莫云异样的眼神,凌雪一怔:“你不信我?”

“不好意思,有点走神了,我信你。”莫云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对付神经病人,得顺着对方的意思,让对方情绪稳定。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陪她玩玩。

想了想,莫云询问道:“冒昧的问一下,你是从哪一年穿越过来的?”

“2541年。”凌雪道。

莫云一愣,继续问道:“那你是哪一年出生的?”

“2003年,和你同年。”

“哈?”莫云人傻了。

五百多少岁的老奶奶?

虽然灵气复苏后,蓝星开始修炼武道。

但是这么多年过来,即便是那些站在武道巅峰的武者。

也只能活个二百来岁,再往上人就差不多要没了。

而眼前这姑娘告诉他,她活了五百多年?

当然,重点不是这个。

重点是……

“你是520年后穿越过来的,同时你又是2003出生的,那岂不是意味着,在这个时间段,在这世界上,还有另一个18岁的你?”

闻言,凌雪摇了摇头:“穿越过来后,两个时代我已经重合在了一起。”

想了想,凌雪又道:“你也可以理解为我突然觉醒了520年后的记忆。”

莫云:“……”

得,脑壳有问题实锤了。

聊到这,莫云也不好多说什么了。

主要是时间差不多了。

他还有重要的事要做。

“姑娘,其实你认错人了,我根本不认识你,更不可能是你未婚夫,我这边还有事,就不陪你了,后会有期。”

莫云绕过凌雪便要离去。

他还有重要的事要办。

这会儿过去玉虚学府虽然早了点,却也差不多了。

然而还没等莫云走几步便傻眼了。

只见凌雪身影一闪,瞬间出现在他眼前,伸手挡住了他的去路。

她依旧面无表情,缓缓道。

“我知道这种事听着有点离谱,你甚至会觉得我是神经病,但这是事实。”

莫云怔怔望着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前的凌雪。

有句话就什么来着?

神经病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神经病会武功!

刚刚她腾挪的那速度,绝对是高手!

凌雪不知道莫云在想什么,继续道:“今天是不是7月1号?”

莫云下意识点头。

今天确实是7月1号,他的生日。

见莫云点头,凌雪松了口气:“时间对上了,接下来的事情也就好办了。”

抬头望了眼高中的烈日,凌雪神色一紧。

“马上就要到时间了,再晚就要来不及了。”

说着,凌雪迈上一步,伸手抓住莫云的手臂。

“你跟我来。”

莫云两脚牢牢吸地,不情愿跟她走。

“姑娘,你松松手,真认错人了,我真不是你未婚夫。”

多好看的姑娘啊,可惜是个神经病。

此刻莫云脑子飞快的运转着。

得想个办法摆脱这姑娘才行。

古人诚不欺我,男孩子一个人住外面果然很危险。

见莫云不动,凌雪柳眉一蹙。

“你二十年后才和我订婚,现在当然不认识我,没时间解释了,跟我走。”

话音刚落。

莫云便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把自己给生生拽了起来。

接着,他感觉自己向上飘了起来。

一米……

三米……

五米……

上升速度极快!

“嘶!”莫云倒吸一口凉气,只觉天旋地转,两眼发黑。

“大姐,你这是要干什么?”

“我劝你冷静点,可别做傻事。”

“现在武道纪元,精神不稳定也不能乱来的。”

任由莫云怎么说,神经病姑娘根本不搭理。

莫云绝望了,气沉丹田,大声道:“救——”

然而一句救命还没喊完,他便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人松开了,心不由提到了嗓子眼。

“卧槽!你别松手,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啊!”

不过想象中的自由落体并没有发生。

睁开眼。

莫云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天台。

还是自己住那栋楼的天台。

莫云重重吐出一口浊气,脸色铁青。

凌雪没管莫云,她仔细望向四周,认真观察起来。

接着,她眼眸微闭,似乎在认真感知着什么。

很快,她神色一喜,睁开眼眸,快步走到天台中心位置。

“没错,就是这里。”

“当年你觉醒的地点就是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