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不够我再想办法

莫云仰头望着天花板。

他正在为这个月中旬的外门考核发愁。

就在这时,他放在桌子上的银色小镜子突然闪烁了一下。

莫云一愣。

“凌雪来消息了?”

皱了皱眉,他拿起小镜子,印上指纹。

接着,一条信息弹了出来。

凌雪:【我现在在玉虚学府门口,你要不要来见我一下?】

“???”

莫云:【真的假的,你没开玩笑吧?】

凌雪:【嗯,真的,刚好有事过来这边。】

莫云愣了愣,而后回道:【行,那你等我一会。】

凌雪:【好。】

把小镜子收起来,莫云披了件外套就出门了。

玉虚学府杂役处距离大门倒是不远。

莫云只花了十五六分钟,便来到了大门前面。

环顾了一周,莫云在一棵青鳞树下发现了凌雪的身影。

他笑了笑,走了过去。

莫云觉得,作为女帝重生者,两个月没见,想必又强大了不少。

她现在的修为,已经筑基了吧?

说不定,已经筑基好几阶了。

毕竟这种人,在小说里,都无一例外是主角的存在,突破修为什么的,如同吃饭喝水般简单。

别人勤勤恳恳修炼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还不如他们简简单单修炼两个月来得快。

一边这样想着,莫云一边靠近凌雪。

然而很快,莫云面色古怪起来。

因为他发现,这会儿的凌雪,似乎跟上次不一样了。

莫云上次看到的凌雪,眉宇间充满了自信,明眸中绽放着神采。

即便那时候莫云觉得她是神经病,也依旧被她身上那股气场给吸引了。

否则,莫云也不会去搭理她。

然而现在,莫云却在凌雪眸子中看到了一丝丝的忧愁,以及一丝丝的迷茫。

他实力想象不到。

像凌雪这样的女人,居然也会有忧愁,有迷茫。

不仅如此,莫云甚至在她眸子里看到了血丝,以及淡淡的黑眼圈。

莫云彻底懵比了。

这姑娘到底经历了什么?

怎么感觉不像是一个武道天才。

反倒像是一个遭受了社会毒打的小年轻?

那独特的黑眼圈,那淡淡的血丝,着实让莫云诧异。

这段时间,她到底在做什么?

莫云面庞抽搐,一脸好奇。

很快他还发现,凌雪的修为气息,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大。

至少他觉得,这姑娘还没有步入筑基境。

别说筑基境。

就算是先天境。

她好像都还没有达到。

莫云懵了。

她真的是女帝重生者?

怎么感觉不像?

这时,凌雪也看到了迎面走来的莫云,不由神色一喜。

不过很快,她便将欣喜之色隐藏了起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等莫云走了过来,她才淡淡道。

“好久不见。”

对于凌雪的高冷,莫云早已经见识过了,所以也没在意。

他笑了笑回应道。

“我还以为要明年才能再见到你。”

听到这话,凌雪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淡淡道。

“本来是预计明年才来找你的,但是稍微出了一点意外,就提前了。”

“原来如此。”莫云点了点头。

凌雪偷偷看了莫云眼,又快速别过头去,继续面无表情道。

“想必你有很多事情要问我,现在可以问了,我会尽量回答你。”

莫云正等着她这句话呢,开门见山直接道。

“你这些天到底经历了什么?怎么看着有些狼狈?”

听到这话,凌雪怔了怔,眸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慌乱。

他是怎么看出来的?

不过很快,凌雪便镇定了下来,轻轻瞥了莫云一眼道。

“没什么,我在外面修行,条件艰苦了一些,调整两天就好了。”

“是吗?”莫云看着她。

“是的。”凌雪板着脸点头。

莫云摊手。

她都怎么说了。

我还能说啥?

“你没有其他的事要问我吗?关于你自己的。”凌雪皱眉。

莫云点了点头,直接道。

“正常情况下,我是什么时候觉醒神体的?”

凌雪凝仰头望了望碧蓝的天空,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过了片刻,她才缓缓道。

“你是30岁那年觉醒神体的。”

“这么晚?”莫云诧异。

他三十岁才觉醒神体。

接着,三十八岁就挂掉了。

也就是说,他一生只风光了八年。

除了那八年外,他一直都是废材。

莫云:“……”

这也太惨了点吧?

“是的,你能觉醒神体,是因为巧合。”

凌雪凝了凝神,继续道。

“你30岁那年,爬上自己曾经租房的天台准备怀念过去。”

“那一天,你似乎喝了点酒,鬼使神差的,在中午二十点的时候,逆行运转了煅体诀。”

“就这样,你引发了异象,觉醒了神体,修为高歌猛进,仅用了八年的时间,便能力敌半圣,轰动蓝星。”

“可惜好景不长,时空之门出现,里面爬出了异常强大的凶兽。”

“人类遭受屠戮,只能全球团结起来,建立基地对抗凶兽。”

“在你38岁那年,凶兽突然大举进攻江南基地。”

说到这,凌雪顿住了。

过了好半晌,她才继续道。

“接下来的事,你也知道了,我们结婚那天,你战死了。”

说完,凌雪认真看着莫云。

若是莫云能够提前觉醒神体。

二十年后,他必然已经证道武圣。

届时。

所谓的时空之门,所谓的凶兽,根本不足为虑。

如此一来,人类不用遭受灭顶之灾,莫云也不用死了。

这一边,听完凌雪的讲述,莫云愣了愣。

而后,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继续问道。

“那我死后,发生了什么,你又是怎么穿越过来的?”

听到这话,凌雪身体微微颤了一下。

好了一会儿,她才道。

“你死后,人类和时空之门爬出的凶兽展开了拉锯战。”

“这一战便是好几百年,双方都奈何不对方。”

“在这样的压力下,人类也一再突破自己的上限,一次又一次的上演奇迹。”

“至于我是怎么穿越过来的……”

凌雪摇了摇头。

“这些以后再说吧,时间还有很多。”

莫云点了点头。

既然凌雪不愿意说,他也没有再多问。

这时,凌雪上前一步,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黄色的小玉瓶递给莫云。

“这是什么?”莫云疑惑。

“灵石,上次你跟我说缺灵石用,我便给你收集了一些,你看看够不够,不够我再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