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又回来继续营业了?

“为什么会无缘无故做噩梦呢?”

看着镜子里熊猫眼,莫云皱眉。

这时,闹钟响了起来。

“算了,上班要紧。”

莫云穿好衣服,出门上班。

中午快下班的时候,一个身材高瘦的老头出现了。

他头发花白,但面色红润,看着精神抖擞,似乎不是普通人。

这老头名为刘纪安,是灵药园的管理者。

莫云听人说过。

这老头以前来头挺大,拥有先天巅峰修为,似乎是个人物。

后来因为犯了错被上面发配到了灵药园。

对此,莫云并不怎么感兴趣。

他只是一个底层打工人,这老头来头大不大和他没什么关系。

只要不扣自己工资就行。

刘纪安把灵药园所有杂役弟子召集起来开会,神态严肃的吩咐一些事情。

主要是灵药园过几天要移植一批新的灵药过来,有些事情必须得注意一下。

还有就是,因为移植工作量大,移植时间又不能耽误,到时候可能需要杂役弟子加班。

对于加班什么的,莫云深恶痛绝。

因为没有加班工资。

但是没有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加班。

一边听着刘纪安讲解,莫云一边不动声色的用鉴定术扫描了他一下。

不扫不要紧,这一扫莫云便是愣住了。

【刘纪安,超凡三阶,玉虚学府长老院长老。三年前练功走火入魔受创,隐居灵药园调理身体,目前只能发挥出筑基巅峰实力。】

看着虚拟面板显示的鉴定信息,莫云目瞪口呆。

没错,又出现详细信息了!

“为什么会这样?”

莫云有点儿懵。

“是有什么规律么?”

“还是说,这玩意是随机的?”

“运气好才能碰到?”

这一刻,莫云把眉头拧成了一团。

他想不通这玩意是有什么规律,还是随机的。

“要是系统能交流就好了……”

莫云感慨了一句,随后摇头不再多想,认真看向虚拟面板上显示的内容。

“看来这些人还是低估了这老头啊……”

超凡境强者?

长老院长老?

这岂止是来头有点大,简直就是大得吓人啊!

莫云想到之前有人说刘纪安是因为犯了错,才被贬到灵药园来的。

但是从鉴定信息上看,明显并非如此。

这老头根本就没有被贬,他是自己隐居到灵药园来的。

莫非是当长老工作压力太大了,跑到灵药园来放松身心?

又或者是,灵药园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可以帮助他更好的恢复?

还有就是。

这老头对外表露的实力是先天九阶。

但是鉴定信息表明,他其实是一位超凡三阶的超级高手!

即便他现在受伤了,也依旧能够发挥出筑基巅峰的战力,超出所谓的先天巅峰不要太多。

想到这,莫云疑惑起来。

“这老头为何要故意隐匿修为隐藏身份,跑到灵药园来呢?”

莫云有些好奇起来。

开完会,已经过了下班的点,莫云洗了个手快步走向食堂。

然而,刚打好饭坐下,林依依又出现了。

莫云揉了揉眉心,没有管她。

依旧是三两口把饭吃完,莫云礼貌道别,端起餐盘快步离去。

林依依:“……”

…………

接下来一连五天,林依依都故意接近莫云。

莫云无语望青天。

我太难了。

这女人怎么就阴魂不散呢?

就非得来找自己?

找别人不成么?

我不就长得帅了点么?

至于么?

莫云心塞。

长得帅真的太难了。

如果上天愿意给他机会,他愿意用他这张帅气的面庞,换取一身无敌的修为!

以后的碰到这种女人,直接开打!

第六天。

中午吃饭的时候,林依依再次靠了过来。

莫云实在受不了了,他决定摊牌。

“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听到这话,林依依一怔,眸中绽放出光彩。

终于肯好好谈谈了么?

见此,莫云立即警惕起来,不等林依依开口便快速道。

“不用藏着掖着了,很多事情的结果都是已经注定的。”

“是的,你有倾诉的权利,你也很优秀。”

“但我还是要遵循本心。”

“我现在正是奋斗的年纪,一门心思都在了工作上,其他的暂时不会去考虑。”

说完,在林依依目瞪口呆的表情下,莫云三两口扒完饭。

“我吃饱了,告辞。”

看着莫云潇洒而去的背影,林依依目瞪口呆。

“他这是以为本姑娘看上他了,要跟他表白?”

“有意思……”

“额,虽然天赋差了点,但长得确实英俊……”

一念至此,林依依一愣,连忙晃了晃脑袋。

“不对,我为什么会想这些?”

最终,林依依无奈摇了摇头。

“他倒是警惕……”

“既然如此,那便算了吧。”

…………

这一边,莫云快步走出食堂,往后看了眼,顿时松了口气。

“这下她应该放弃了吧?”

“明示暗示都说的很清楚了。”

“不管这女人有什么目的,都不应该来找我了。”

接下来几天,林依依果然没有再故意接近莫云。

这下,莫云心里悬着的一颗石头终于放了下来。

说来也奇怪。

之前一连几天,他晚上睡觉都会做噩梦。

这几天没再接触林依依后,他就没再做噩梦了,睡眠质量直线上升。

“是巧合么?”莫云皱眉。

月影西斜。

夜深了。

莫云玩了会手机,关灯睡觉。

迷迷糊糊的,他又做噩梦了。

他梦到一个满脸污血的红衣女鬼压在他身上,掐着他的脖子要那啥。

“淦!”

关键时刻,莫云被吓醒了。

“淦,这还阴魂不散了?”

黑暗中,莫云咬牙切齿。

“怎么又做噩梦了?”

“感情这些女鬼姑娘只是休息了几天?”

“休息够了,又回来继续营业了?”

感觉到口渴得厉害,莫云伸手拉开床头灯,下床倒了杯水喝。

这时窗外传来阵阵嘈杂之声,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