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的楚狂歌为了忍笑变成了震动模式,动作还有点大,看上去有些滑稽。

他在笑乔忘栖刚才的那句,我未婚妻怕生。

江羡怕生?

哈哈哈哈,这是本年度最好笑的笑话,没有之一!

乔忘栖为了拒绝人真是什么谎话都编造得出来,他墙都不扶就服乔忘栖!

难怪两人会走在一起,这完全是绝配啊!

秦蓝语也是够倔强,即使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她依旧勉强维持着笑容。

甚至还走过去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后,亲自走到江羡面前敬酒说到,“我跟江小姐还是见过几次面的,到不至于是陌生人,江小姐应该不会怕生才对,这杯酒算我敬你的,交个朋友就熟悉了。”

又敬酒?

江羡挑了挑眉,“说的是,我们不至于是陌生人,因为我们连陌生人都不是,不好意思,我们不熟。”

秦蓝语是真没想到江羡会这么说。

实在觉得她很无理,一般人这个时候不都会假意的虚与委蛇一番吗?

这杯酒是不上不下,让她很是难受了。

偏偏还是她自己端起来的,你说难受不难受?

乔觅荷适时的给众人打圆场并,端起一杯酒跟秦蓝语碰了碰说道,“不好意思啊秦小姐,这是我们的家庭聚会,实在有些不方便,这杯酒就当是我敬你的。”

秦蓝语到底还是借着这个台阶下了,勉强的笑了笑,“既然是家庭聚会,那我就不便打扰了,下次有机会再一起喝酒。”

说完她喝了酒转身就走,走得飞快,生怕被人瞧见自己的狼狈。

楚狂歌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你们俩也太过分了,一点都不怜香惜玉的,可怜了人家的一片痴心了。”

“你可能漏了俩字。”乔忘栖给他倒酒说道。

“哪两个字?”

“妄想。”乔忘栖补充道,“痴心和痴心妄想还是有区别的。”

这嘴巴毒的,是喝了百草枯吧!

惹不起,以后还是绕道走。

结束了生日局,江羡开车载乔忘栖回瑞园。

刚出云绕,就觉得不对劲。

江羡一回头,发现自己又被跟踪了。

这次不是面包车,而是轿车,但很显然那辆车是跟着自己的。

“坐稳了,我要甩掉后面的车了。”江羡提醒乔忘栖。

“嗯,注意安全。”

“我的技术你还不放心吗?”江羡踩下油门,直接提速。

她开的车子性能好,提速快,后面的车想要跟上没那么容易的。

不过那辆车还是在死命的追赶,江羡看准了机会,直接在前面的滨江路来了个掉头转弯。

后方的车子似乎没料到她会掉头,猛踩刹车想要调转回来却因为踩得太用力导致车子失去平衡,往一旁直直的撞了过去。

江羡从后视镜里看到这一幕,急得叫了一声,“这人不会不会开车啊?那么快的速度怎么能踩急刹车呢!”

她也顾不上其他,直接调转车子倒回去查看情况。

那辆轿车直直的撞在了一旁的路基上,车头到驾驶座部位全部撞毁。

乔忘栖见状急忙打120,并叫住了正要开门下车的江羡,“你别下去,叫人认出你就麻烦了。”

她是公众人物,出现的确不合适,江羡只能坐了回去。

乔忘栖打完120又报了警,路边也有司机停下过去帮忙查看情况。

“我去看看,你先驾车回去,我一会自己回去。”乔忘栖匆匆的交代江羡后就下车了。

现场已经有车子在拥堵了,江羡的车停在那里也不合适,只能开车离开。

她心里有种惶恐不安的感觉,一路回到了瑞园,还有些没回过神。

在瑞园坐了大概两小时后,乔忘栖回来了。

江羡急忙起身问道,“怎么样了?”

“车子里一共坐了五个人,前排的两个死了,后排三个有一个重伤两个轻伤。”

江羡心里一沉。

乔忘栖抱了抱她,“这不关你的事,你别多想。”

她没说话,静静的让乔忘栖抱了一会儿就上楼了。

“羡羡。”乔忘栖跟了上来叫了叫她。

她拿着睡衣说去洗澡就进了浴室。

乔忘栖站在浴室门口,想要敲门,可最终还是没有敲门。

她把自己关在里面很久,再出来的时候,脸上已经恢复平静了。

在乔忘栖开口想问什么的时候,她只淡淡的说了一句,“我有些困了,睡吧,你也早点睡。”

然后就上了床睡下了,看不出任何情绪,却平静得叫乔忘栖担心。

今晚的意外,本质上和江羡无任何关系。

可他担心江羡过不了良心这个坎。

夜里,江羡做了噩梦,呓语的叫了几声。

乔忘栖几乎是第一时间抱住她安抚,“江小羡,别怕,我在,我在的,别害怕。”

大概是他的安抚有了作用,江羡又才睡去。

早上江羡醒来的时候,乔忘栖还在,没有像以往那样出门去上班。

“你今天不去上班吗?”江羡疑惑的问。

“公司最近不怎么忙。”

这句话听上去并没什么说服力,而且没多会儿,乔忘栖的手机就响了。

他先挂了一个,后来又响了起来,江羡才催他,“你到是接呀。”

乔忘栖拿着手机去了厨房,江羡坐在客厅里看财经新闻,依稀听到乔忘栖在说文件什么之类的话。

没多会儿他做好了早餐,叫江羡吃饭。

“你真的不用去上班吗?”江羡吃着可口的早餐,再次重申这个问题。

但乔忘栖的回答依旧是,“我说了,不忙。”

见江羡正担心的看着自己,他又解释道,“你放心,公司没有我不会倒闭的,再说了,公司花大价钱请了那么多职业经理人,总归是有用处的。”

江羡这才安心。

吃完早餐,她又去看电视了。

遥控器握在手里,试了好几次之后,还是跳转到了社会新闻频道。

昨晚的那场车祸,应该是由社会新闻频道播放吧?

可看了好一会儿也没说起车祸的事。

到是乔十一问江羡要不要打游戏,江羡看了看时间觉得奇怪,“你不是要上课?”

“最近没什么课程,有时间了。”乔十一回答她。

“好啊,玩的。”江羡进了队伍,发现秦粤也在,她又挺惊讶的,“你不是在准备考试?”

秦粤说,“总要劳逸结合的嘛。”

听上去也挺有道理的。

三人一起玩了一会儿,楚狂歌也来了。

江羡就更惊讶了,“你最近不是在准备音乐会的事吗?怎么还有时间玩游戏?你爸不管你?”

“我偷偷玩的,他不知道。”

“我要去告诉他你偷玩游戏!”江羡立马说道。

楚狂歌嗷嗷叫,“别啊,我就玩一会儿,玩一会儿就好。”

四人完了没几把,乔觅荷也来了。

江羡有点懵,“你们今天怎么都有时间?”

大家左顾而言他,就是没正面回答江羡的问题。

乔忘栖切了水果来,用水果叉一口一口的喂她吃,再一边看她打游戏。

以往玩游戏的时候,大家都会聊天,说点笑话和八卦什么的。

可今天大家都在说话,唯独江羡没怎么开口,安静得很。

这一玩,就玩到了中午。

以往她玩游戏的时候,乔忘栖总要提醒她适当休息休息的。

可今天他不仅没有叫停她玩游戏,还会帮她端茶递水的。

江羡这才明白,大家都抽出时间来陪她玩游戏,肯定是乔忘栖的意思。

他怕她心里有压力,胡思乱想,所以叫了他们来陪她玩,好分散她的注意力。

都差点忘了,他的心思有多细了。

结束这一句,江羡难得开口说了一句,“我累了,不玩了,今天就到这里吧,下次再玩,再见。”

“别啊,嫂子,我都要上最强至尊了,就差一点点了。”乔十一求着江羡。

“下次吧,我玩累了,要休息一下。”江羡说完就退出了队伍。

她放下手机转身抱住了乔忘栖,将头靠在他的脖颈李蹭了蹭。

“手玩累了吧,我给你揉揉。”乔忘栖握着她的手轻轻缓缓的揉着。

江羡眯着眼,心里渐渐就沉淀了下来。

那一瞬她想了很多事,想到那个夜晚,他担心她怕黑,冒着暴风雨赶回来见她时的样子。

那次得知她遇上劫匪,乘着直升机赶去救援的他。

还有在机场她被围堵的时候,他在混乱之中拉住了她的手。

还有此刻正在给她揉着手的他。

原来不知不觉间,他们在一起经历了这么多的事。

而他的爱,也在一点一滴的渗透着,已深深的种进了她的心。

江羡仰着头看向男人,“乔忘栖,吻我。”

“嗯?”乔忘栖有点没明白她的话。

江羡直接伸手勾住他的脖子往自己的唇上按。

又霸道又煞,煞到了乔忘栖的心里。

他叹息一声,直接加深这个吻。

有些事并不一定要晚上,白日里的缠绵更让人淋漓尽致。

今天的江羡好像格外的放纵,她甚至允许乔忘栖对她漂亮的脖子下嘴了。

乔忘栖哪能听得这种诱惑,当然是用力的占有着她的美好。

他压着她,明明一身的薄汗,却美得像个能蛊惑人的妖精。

原来男人也可以用妖精来形容的。

江羡最是迷恋这个时候的乔忘栖,恨不得溺死在这铺天盖地的缠绵里。

乔忘栖也是极尽缠绵,在她耳边一遍遍呢喃,“羡羡,里面好舒服,不想出来。”

……

红姐连着拒绝了好多的商务邀约,有些甚至还是高奢商务。

有的实在是不甘心,就特别跑去见了红姐,想知道原因。

红姐实在无奈的告知对方,“江羡最近忙人生大事,实在是抽不出时间来接工作,不好意思了。”

人生大事???

是他们所想的那种人生大事吗?

然而红姐并没有细说,只是笑着谢绝了邀约。

江羡的微博也许久没有营业了,粉丝催更都催到工作室了。

可依旧没有回应,哪怕是些专门拍小道消息的媒体,也没拍到有关于江羡的边角新闻。

好像她整个人生生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

江铁板们又开始发起寻人启事了。

就没见过像江羡这样的女明星,不工作的时候,就人间蒸发,谁也找不到的那种,佛得让人想哭。

江羡背后的女人们群里。

秦粤问乔十一,“你最近有去瑞园吗?”

“没去。”

“那你去看看啊,也好给我们透露透露。”

乔十一有些无奈的道,“我到是想去的,可九哥不让啊。”

秦粤,“……”

算了,等她考到经纪人资格证,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去见羡姐了。

此时的江羡,正在跟明大师下棋。

最近明大师可是很欢喜啊,因为江羡每天都往他这里跑,每次一来就是一整天。

可把明大师给乐坏了,把自己近几年研究的棋谱都用上了。

然而,他还是略逊一筹。

“这个不算,我下错子了。”明大师眼见要输了,就开始悔棋了。

江羡拦着他不让悔棋,还说他,“你说你都一把年纪了,怎么还好意思悔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