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棋和年龄有什么关系,你别什么都往年龄上扯,我就是刚刚没看清,老了眼神不好使不行嘛?”明大师理直气壮的为自己辩解。

一旁的明太太都替他脸红,这种话他到底是怎么好意思说出口的?

江羡就静静的看着他悔棋。

棋局重新摆放后,又下了两轮,明大师又开始嚷嚷了,“不对不对,我刚刚放错了,不算,应该放这里的。”

明太太是听不下去了,打断明大师的不良行为说道,“行了行了,下不过就下不过吧,哪能像你这样耍赖的?这要是叫协会的其他人看见了,怕是要笑掉大牙了。”

“我这不是在家吗,又没其他人看见!”明大师的理由永远都那么充分。

明太太翻个白眼,“这就是你悔棋耍赖的理由?”

说完她都不给明大师反驳的机会就直接拉着江羡起身说,“走走走,喝汤去,烫吊好了。”

“好。”

“我这棋还没下完呢,怎么能走呢?”明大师说完这句,就只能看见两人的背影了。

他嘀咕了两句后,迅速掏出小本本开始记录,把今天和江羡吓的棋局都记了下来,末了扫了一遍沾沾自喜的道,“嘿嘿,又学到一招!等回协会去了,就能吊打那些老伙计了。”

随后把小本本往怀里一踹起身嚷嚷道,“给我留点汤啊,我也要喝的,你们给我留点!”

江羡刚喝完汤,乔忘栖就到了。

他每天都会准点来接她,明太太就会掐着点让人做饭。

等乔忘栖来的时候呀,就能吃上热乎的饭菜了。

“小乔来啦,那准备开饭吧,翠花,把饭菜上桌了。”

“好勒。”

明大师家的饭菜基本都是家常菜,虽然不是什么山珍海味,吃起来却格外的香。

江羡一边吃一边说,“我最近都胖了。”

“救你瘦得跟猴似的还胖呢。”明大师一听这话就不服气,“多吃点,下围棋也是需要体力的,我们协会的人最近都开始锻炼了。”

乔忘栖给江羡夹菜,“是啊,多吃点。”

江羡一边嚷嚷,一边吃下那些饭菜。

离开的时候,明太太叮嘱两人注意安全,还叫江羡明天早点过来,翠花老家的人明天送老鹅过来,给她顿老鹅汤。

江羡懒懒的坐在副驾驶,舒服的叹了口气说,“从小我就想做这想做那的,折腾到现在二十多岁了才发现,原来当米虫才是最幸福的,看来以后要把米虫当成是自己的奋斗目标了。”

“都可以。”乔忘栖双眸里有微闪的光,“我应该养得起你。”

“好啊,我就等你养了。”江羡懒懒的道。

乔忘栖一边开车一边和她说事,“今天爷爷又打电话来了,我的借口都差不多快用完了。”

“……哦。”江羡单手托着下巴,“要不你就坦白了吧。”

“也不是不可以……”乔忘栖笑笑,“但我觉得坦白了之后,他可能会立马整一个婚礼出来。”

江羡想想也觉得有这个可能。

算了,过两天去看看爷爷,再和他聊聊好了。

江羡晚上吃得有点多,回到家就进了健身房跑步。

虽然她现在没公开出席活动,但对身材的管理却不能落下,该运动还是得运动。

而且这两天红姐就要来原京了,万一看到她胖了,可能会当场晕过去的。

乔忘栖本打算陪她一起运动运动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是个陌生号码,他直接挂断,没理会。

这两天特别多陌生电话打过来。

随后手机又响起了信息的提示音,乔忘栖解锁手机看了看。

神色顿时沉了下来,他捏紧了手机,看着上面的内容,最后删除了信息,并清除得干干净净,这才去健身房找江羡。

“江小羡,我有点事出去一趟,晚点回来,你运动完就早些休息,别等我。”乔忘栖对正在跑步的江羡说道。

“啊,好。”江羡也没多想,毕竟是很正常的事。

乔忘栖看了看她跑步的身影,这才转身离开。

四十分钟后,乔忘栖出现在了一家私人会所。

包间里已经有人在等着他了。

见到他来,对方很是热切的起身,有些娇羞的叫了一声,“小九爷。”

乔忘栖神色淡淡,目光清清冷冷的扫了一眼秦蓝语,才冷然的问道,“秦小姐深夜约我有何事请直说。”

闻言,秦蓝语漆亮的视线暗淡了几分,讪讪的道,“小九爷才刚来,何必那么着急呢,事情肯定是要说的,喝点什么?”

“不喝,开车来的。”

秦蓝语自顾自的倒了一杯酒,浅浅的尝了一口后,才懒懒的道,“小九爷,我们认识已有十年了吧?从我十二岁第一次见到你开始,我就倾慕于你了,为了能够配上你,我努力的让自己变得优秀,本来以为没了苏同恩,你就能看到我了,然而我多想了……”

乔忘栖对这种倾述实在提不起什么兴趣,英挺的脸上露出很明显的不悦。

但他忍了忍,没阻止。

秦蓝语吃吃的笑了两声,“四年前那次,我是当真豁出去了,没想到你看都没看我一眼,甚至都不记得我叫什么名字,你知道那个时候我有多难受吗?”

“我又不是你,我怎么会知道?”乔忘栖眼角的光越来越冷。

秦蓝语听着这些扎心的话,又痛苦又恼怒,“所以你从来都没正眼看过我是吗?”

“是。”

“好。”秦蓝语深吸一口气后,才冷然的说道,“既然如此,那就不谈往事,说这次的事情吧,我手上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江羡私生粉出车祸的事件与江羡有关,虽然不至于触犯法律,却足以让她深陷囹圄,两死一伤啊,你说媒体会怎么报道这件事呢?”

“说吧,你想要什么?”乔忘栖眉宇间俱是阴郁,嗓音像是掺杂了冰,冷得没有温度。

“你。”秦蓝语笃定的回答,并目光坚定的看向他,“我至始至终,都只想要一个你而已。”

乔忘栖眯了眯眸,“死了这条心吧。”

秦蓝语哈哈大笑,像是失了理智的人,“行啊,那我就毁掉江羡,我得不到的人,她也别想得到!”

“秦小姐,我来见你,不是让你给我机会的,而是我在给你机会。”乔忘栖开口,声音低沉,如金石坠地,“希望你珍惜这个机会。”

秦蓝语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他到底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手上的证据,足够让江羡的声誉毁于一旦,以后不管她做什么,都会被人指责。

更别提继续留在娱乐圈发展了,那是不可能的事,毕竟背负了两条人命。

她以为乔忘栖会妥协,或者会放弃江羡,毕竟乔家那样的家族,哪能允许有这样的人进家门呢?

可乔忘栖说的什么话?

给她机会?

到底谁给谁机会啊!

“我给你两天时间考虑,要么把东西交给我,要么和乔家一起被毁灭,你自己选择吧。”乔忘栖起身,单手整理好西服的扣子后,就冷然离开。

秦蓝语无法接受这个说法,愤愤的喝了一大杯酒,才气恼的笑了起来,“他居然威胁我!他居然威胁我!!那就别怪我了!”

……

红姐突然来访,到是让江羡有些诧异,“你不是要明天才来的吗?”

“有点紧急的事情。”红姐急匆匆的进了屋,关门的时候还看了看外面,确定没什么人后,才把门关上。

江羡被她这举动给逗笑了,“瑞园的安保一向很好,你大可不必那么紧张。”

“羡羡,我凌晨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因为事情太过严重,电话里也说不清,我就直接乘最早的航班来的。”红姐一边说一边打开了电脑,找到邮件后点开给江羡看,“你看看这个。”

“看把你吓得,什么邮件这么严重啊?”江羡拿过电脑看了看。

她表情微微的变了变,到不是那种惊慌,而是讶然,随后挑了挑眉。

“这些照片,都是对方发来的,还说手里有更多的证据。”红姐忧心忡忡的道,“羡羡,这事儿要是曝光了,对你来说可是毁灭性的打击啊。”

江羡认可的点点头,“的确。”

的确是对艺人江羡是毁灭性的打击。

她到是不在意这个身份,大不了退圈。

网上不都说了吗?

她不做艺人还可以回家继承亿万家产的嘛。

而且乔忘栖也说了可以养她的。

当然她自己也养得起自己。

可问题是,对方的目的显然不只是这个。

在这个节骨眼威胁她,无非是想让她失去点什么。

“不要紧,没公布就说明还有谈判的余地。”江羡合上电脑还给红姐后说道。

红姐着急的问,“对方可能是想要钱,只要能用钱解决这事也不算麻烦了。”

“可能未必是为了钱。”

“那是为了什么?”红姐不解的问。

江羡嘴角冷冷的勾起一抹弧度,“只怕是想要我的命哦。”

乔忘栖不就是她的命么?

红姐听后,一阵大惊,“那你可不能去见这人,太危险了,我们报警吧。”

“别着急啊,先会一会嘛,现在报警咱们也没证据不是?”

说得红姐哑口无言,“羡羡,你真要去见啊?会不会太危险了?”

“别把我想得那么弱,我长这么大,还没被人欺负过,都是我欺负别人的份。”江羡让红姐安心。

可红姐那里能安心呢,但她又劝不住,正寻思着要不要给乔忘栖打电话说这事的时候。

江羡直接打断了她的念头,“红姐,你可不能告诉乔忘栖啊,你要是泄密我会生气的。”

“羡羡……”

“你拿的我的工资!清醒一点呀!”

“……”

江羡单枪匹马的出门了,她没开车,自打那次事件之后,她就没碰过车了。

因为一握上方向盘,她就能想起那一晚发生的事故,心情就格外的浮躁。

所以她直接叫车到瑞园来接的她,随后出发去见这位想要她‘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