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简曜灌一口酒,“我当时就是因为生气。”

“那你为什么要把医生叫到剧组?”

那是她和简曜的第一次合作。

听到消息的时候,秦海瑶开心的几晚都没睡好。

背台词、磨戏……

她生怕自己演不好,让偶像看不起。

每一个角色都是亲力亲为,当时她因为演打戏受伤,生怕耽搁简曜的时间,为了不影响剧组的进度,咬着牙把剑绑在手上,每一个镜头都是忍着疼拍的。

当时,简曜因为她走错一步大发脾气。

所有人都为她求情,他也没松口,当天就离开片场,三天后才回来继续拍戏。

他离开之后不久,组里就进驻一位医生,当时就为秦海瑶做了治疗。

秦海瑶也以为他是生她的气,后来与医生聊天时,对方不小心说漏了嘴,她才知道是简曜告诉对方她受伤

原本,秦海瑶还对他有点小误会,以为是自己喜欢错了人,知道真相后越发确定他的好。

他的傲慢也好,他的暴脾气也好……

不过就是伪装,他和她一样,也是故意与人保持着距离。

不同的是,她表现出来的比较温和,而他是用更强烈的方式。

她看过到他对着湖面,一坐就是一个多小时。

剧组里的人一起吃饭,他也总是晃着杯子喝他的红酒,哪怕是在人群中也像一头孤狼一样。

那么骄傲。

那么孤单。

“我知道,我可能运气比别的女孩子生,有一个好家世,不用奋斗也可以过得很好,我也不是多么出色,但是……我还是想要告诉你。”秦海瑶放下手中的杯子,“我喜欢你,简曜!”

简曜握着杯子的右手,控制不住地颤了颤。

酒杯里,琥珀色的酒水,晃出一片波动的涟漪。

“好!”秦海瑶深吸口气,重新扬起唇角,“我说完了,该你的,你要告诉我什么?”

“我……”

简曜垂着脸,凝视里杯子里的酒。

酒液一点点地转红,粘稠……

像是血。

从他的身体里滴出来的血。

他的手颤抖起来,越来越厉害。

终于,杯子脱手,落在地毯上,酒洒在白色的地毯上,如干涸的血的颜色。

简曜吓了一跳,慌乱地扯过纸巾去擦。

酒水没有擦掉,反而越擦面积越大。

注意到他的异样,秦海瑶担心地跪坐起身,手伸抓住他的胳膊。

“简曜?”

简曜右手颤抖着,脸色苍白。

“脏了!”

“脏了,你看到没有?”

“一旦脏了就洗不干净了,毁了……这块地毯毁了……”

“简曜!”秦海瑶快步绕过茶几,扶住他的胳膊,“你冷静点,看着我,地毯脏了没关系的,我可以帮你洗干净。”

“不可能的,海瑶……”简曜皱着眉,用力摇头,“不可能洗干净的,脏了就是脏了……地毯和人一样,都一样。”

以前,他最喜欢白色。

白沙发、白地毯……要最软的那种,走上去就像踩在云端的感觉。

那时候他不知道,白色是最不经脏的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