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珊眉眼一转,笑了,指着李涵亮道“行呀,就他,你让他走吧。”

“好,好,姐,您先在休息室等着,我去安排下。”

一旁的李涵亮当中被许珊指着,在同事面前难看至极。

脸黑的都快滴出墨了,他做梦也没想到,许珊会来到他们公司。

她一个搞养殖的,跑一个商务区的高档公司来干什么。

她也需要设计?

“小李,我不知道许小姐和你有什么过节,要不你先回避下,先给你放假几天。”

“经理,凭什么,就因为看不顺眼?我还看她不顺眼呢。”

经理拍了拍他的肩安慰道“都是为了公司,真几天先休息吧。”

李涵亮没办法,只能灰头土脸的回了家。

梁春阳最近也是闲的无聊,只从上一次被骗了以后,连着那一个星期天天和人吵架,明知道水果坏了,但还是舍不得扔。

能抓住一个是一个,扔了多可惜,就算是坏果子,也卖了好几百块钱。

水果是卖出去了,但她的水果店的口碑也被她搞砸了。

来买水果的人明显少了许多,她觉得这都不算什么,她觉得只要有便宜货,没人能抵御住。

所以她进了一批便宜的橘子,卖五分钱一斤,卖的人是挺多的,但是口感不好,特别酸。

这一批水果卖完,店里突然冷清了。

梁春阳不知道那里出了问题,明明卖的很好,人也不少,怎么是一天冷一天热的。

这样生意一个天好,一天不好的,也不是办法,根本不挣钱。

也不知道别人家开水果店是怎么赚钱的。

自己明明这么用心,怎么就不赚钱呢。

梁春阳想了很久,还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边一上午没迎来一个人,倒是李涵亮回来了。

看见他,诧异道“你怎么回来了?”

梁春阳以为他出去跑业务或者送东西偷懒了,之前也是经常这样。

李涵亮冷着脸,把自己的外套狠狠甩到了一旁的地上“别提了,今天在公司看到了许珊那个女人,当着那么多同事的面,直接把我撵出来了?”

“撵出来?她有什么能力撵你,你们经理都不管么?”

“是她让我们经理撵我走的,也不知道她有什么大项目,弄的我们经理对她低三下四的。”

“她?你说你们经理对她低三下四的,她干什么了?”

“来我们公司能干什么,肯定是要设计什么东西。”

“她一个养鸡的,能设计什么东西。”

“谁他妈知道,今天真是出门没看黄历,遇到她个瘟神。”

“你老板怎么说,不让你在那边干了么?”

“也不是,说是让我在家里休息两天。”

“那正好,你帮我看着店,我去看看许珊到底弄了什么。”

“你别跑公司呀,要是被我们经理发现,搅黄了生意,我别想在公司待着了。”

“不待就不待呗,你在那边干了这么久,就一点儿精髓没学到么?不就是搞设计么?怎么手里那么多钱,自己开个公司也不在话下,我总是提醒你,和你的客户打好关系,只要他们相信你,你以后离开单干,那就是你的资源。”

“开公司?你说设计公司呀?”

这点儿李涵亮心动了,他不喜欢梁春阳弄这个上不得台面的水果店。

但是开公司还是挺喜欢的。

公司多体面呀,出去就是经理老板的叫着他。

那些设计,他都会,一点儿也不比别人差,客户也都是自己找来的。

也不是开门就有的,他也可以找业务,拉单子。

开公司也很简单,注册个公司,招几个人不就行了么?

李涵亮坐在店里核算着自己要是开个公司,得多少钱。

梁春阳趁着这个时间,跑到了李涵亮公司,看看许珊到底在干什么生意。

等了半个多小时,许珊才从楼上下来。

她其实对这家公司不是很满意,又去了别家。

一天跑了两三家。

等到一个星期后,都出来图纸,看看自己相中哪一个吧。

在市里逛了一会儿,许珊就坐车回去了。

许珊没看到,自己上车后,梁春阳也偷偷的跟着上了车。

坐在前面的一个角落里。

一直跟着许珊到了岛上,当然,许珊上了岛,梁春阳没有船,也没跟过去。

跟了这么一天,也终于知道了许珊的老窝了。

“许珊呀许珊,竟然一个人弄了一个岛,可真有本事,真是太小看你了,怪不得挣了这么多钱。”

梁春阳在村里打听了下许珊的情况。竟然一下子租了十年,好几十万呢。

这钱也不知道她从哪里弄的?就养个鸡鸭,怎么可能挣这么多钱。

利润也太大了吧,梁春阳被打击到了。

“跑哪儿去了,这么晚才回来?”

“不是说了,去看许珊在搞什么。”

“她一个农村出来的女的,能干什么,还大学生呢,她那大学白上了。”

“李涵亮,你知不知道,我今天看到了什么。”梁春阳不想接李涵亮的话,在他看来,大学生就是了不起,就该做在办公室里才是最体面的。

“看到什么了?”

“许珊租了一个岛屿,在小岛上养了好几千只鸡鸭。你知道小岛租下来要多少钱么?”

李涵亮来了兴致,问道“租了小岛?多少钱?”

“一年好几万,这还不算什么,关键是,她租了十年,十年呀,什么概念,好几十万呢。你说她哪来的钱?咱们刚来的时候,她甩手就是十万,买了套不怎么样的房子。现在又租了那么贵的地方。她的钱不会是抢的吧。”

“看电视看多了吧。”

“那你说,会不会是她爸妈留给她的。”

“不可能,我爸爸做生意,从来不会让自己吃亏,他们两个人合伙,每次我爸拿的最多,我爸的存款才几万块钱,他们家撑死了,也就几万块钱。”

梁春阳越来越好奇许珊是怎么挣了那么多钱。

都是农村出来的,她一年的时间,又是租岛屿,又是买房子的,肯定有什么捷径。

自己平时累死累活的,才挣这么点,这差距也太大了,不行,她得好好的调查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