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珊回到岛上后,悠闲的包着饺子,听着收音机。

大白窝在一旁看着她,许珊今天把李涵亮从公司赶走,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羞辱了他一顿,心里还是很解气的。

今天心情好,回来也不嫌麻烦,割了韭菜包饺子吃。

收音机里播着什么打假,参假之类的新闻。

许珊突然意识到,自己的东西为了防止不被掺假,最好的办法就是打防伪标签。

不过防伪标签也是需要申请,挺麻烦的。

“大白,你说咱们的鸭蛋和鸡蛋上面,能不能每个鸡蛋上弄个印迹,让别人模仿不来的那种印迹呢。”

“旺旺...”

“哎,给你说了你也不懂。我还是自己想想办法吧。”

许珊觉得,这也是很麻烦的一件事情,一个鸡蛋一个鸡蛋的做,她自己也做不过来呀。

不过为了自己的产品不被有心人搅乱,这也是必须要做的事情,还有她的橙子,最好是从生长的时候就开始做准备。

许珊这两天想了很多种办法,最后,用了一个螃蟹的爪子。

因为小白喜欢抓螃蟹,自己在水果上印上螃蟹的爪子,如果小白现在在世界的某个角落,他总有一天会看到的。

会想起她,回来的。

许珊跑去印刷厂,印了上千万张的螃蟹爪子透明贴纸。

然后回来后,在橙子上一个一个的贴上贴纸,让它风吹日晒,慢慢的那个螃蟹的爪子不见阳光,会变成不一样的颜色,形成一个螃蟹爪的印记。

鸡蛋鸭蛋的就比较简单了,鸡蛋的弄了个鸡爪小印章,鸭蛋的弄了个鸭爪小印章,用的印泥比较有讲究。

那就是空间里的泥土,空间里的泥土是红土。

不会沾脚,不会沾手,但是木头的东西,都会很贴合。

许珊做的小印章就是木头的,微微印一下上去,就不好擦掉,因为只有木头才会蹭掉,其他都擦不掉的。

手,水,还有布,都是擦不掉的。

一般情况下,这个印记是模仿不来的。

许珊从今天开始,收的鸡蛋就用空间的泥土每个鸡蛋上都盖了个印记。不是很明显,但是可以看到。

这样不影响美观,反而更上档次了。

许珊在为自己的产品研究做防伪的事情的时候,梁春阳,在市场上打听了许多夏日农场的消息。

知道许珊弄的夏日草虫鸡蛋和夏日草虫鸭蛋特别的火,一斤的鸡蛋市面上能买到一百五到一百六。

真是疯了,鸡蛋是金子做的么?比普通的鸡蛋贵了一倍还要多。

而且买的人还超级多,争先恐后的排队去抢鸡蛋。

真是疯了。

梁春阳在嫉妒的同时,也想到了一个挣钱的法子。

她许珊养个普通的鸡,转手能买这么多钱,她也可以。

不就是夏日草虫鸡蛋么,印几个同样的箱子,些上品的柴鸡蛋,根本看不出来。

梁春阳想到了这点儿后,里面行动。

狠心的买了一箱许珊家里的鸡蛋,拿着箱子,让李涵亮去认识的印刷厂里,帮她印刷几十个箱子。

自己从郊区收了三天的柴鸡蛋,一共花了几百块钱,收了几十斤。

正好印刷的箱子也出来了,可惜,印刷厂几十个箱子不印刷,太少了。

没办法,直接印了两百个。梁春阳也没觉得心疼,反正如果卖的好,这两百个不是问题。

梁春阳把收的柴鸡蛋装在了箱子里,然后放在店里卖。

一箱鸡蛋的成本在五十块钱,而且还缺斤短两的,她卖给客户,一百五十块钱。

一上午,还真卖出去了一箱。

李涵亮看的眼睛都直了,一箱鸡蛋的钱,就把今天的房租挣回来,还要多二十块钱呢。

这个利润让两个人直了眼睛,晚上回到出租房里,梁春阳和李涵亮商量着:“要不,你明天去郊区收鸡蛋吧,要那种柴鸡蛋,小一点儿的,外观比较白的,反正你这几天也不上班,不,不,还是我去收鸡蛋吧,你这人太不会说话,也不知道是啥样的,你就在店里帮我看着店就行。”

“你说咱们要是卖一百箱鸡蛋,是不是能挣一千块呀。”

“那是肯定的,要是一万份,那就是一万块钱呢。不行,我得找个养柴鸡的地方,一次多拿点儿货,然后去市场上卖。”

“市场?那个市场?”

“农贸批发市场呀。”

“那边可都是许珊家里的货,她自己批发给了谁,自己很清楚,你要是被她发现了,可怎么办。”

梁春阳嫌弃的睨了他一眼“你怎么这么胆小呢,我做这个生意,会让她发现么,再说了,等她发现的那天,咱们不知道挣了多少钱呢。

这么挣钱的东西,不可能只有咱们一家作假,他们那些批发商为了挣钱,肯定也有假货,怕什么。在市场上,我一箱稍微比别人低五块钱,就会有人瞅便宜,过来提货。别忘了,咱们的包装可是和许珊家里的包装一摸一样。

我卖了东西,在给我拿回来说是假的,我绝对不会承认的。”

李涵亮心中虽然不太赞同,但是看到白花花的钱,他觉得这样也值了,反正不是他抛头露面,有什么事儿他媳妇顶着呢。

梁春阳向来有心机,这点儿,李涵亮和她结婚后,慢慢的感觉到了。

但这不影响他,反正两人是两口子,再有心机,也放不到他身上。

两口子这么一合计,第二天九开始行动了。

梁春阳也不怕累,骑着自己的山轮车去了郊区。

一出去就是一天,到了傍晚回来,能收十几筐的鸡蛋,为了能降低点儿成本,她收的都是散户家的鸡蛋。

目前还没遇到一个养柴鸡蛋的养殖场。

许珊这几天没功夫去梁春阳的小店看情况。

几家公司的设计方案出来了,她看中了一家小公司的设计。

包装不是很大,长方体的,颜色浅色的盒子,上面有一个橙子标志。

橙子瓣标志很不错,许珊问了下是自己设计的么。

那设计师笑着点点头,许珊准备把这个标志当成她白橙的标。

设计费给了公司两千块钱,自己连忙回家带着各种证件,去把商标注册了。

光弄这些手续,就花费了不少时间。

这不,今天过来拿商标文件后,又去了趟市场,问下几个老板,还要不要补水果,现在她空间里的水果,有不少呢。

如果空间里的这批水果卖出去,至少可以挣十几万。

因为现在是橘子橙子上市的时节,都比较便宜。

一车几吨,也就几千块钱,现在橘子的价格,又是个9分,有时候一毛的。

反正很低,市场上的批发价,也才一毛多到两毛。

便宜的都成白菜价了,没办法,一个水果上市,全国各地的都有大量的货要出,当然便宜。

这段时间卖的水果虽然多,但实际上也没挣多少钱。

不过这些货是必须出的,因为她的橘子只能这个时候出。

现在的橘子也大部分堆到了仓库,让他们直接坐船过来拉。

因为她不想大半夜的在跑去安排,提心吊胆的过去弄货,很容易被人发现端倪的。

从岛上拉到大陆上,然后在转车,又多了一到中专,费用肯定提高了。

费用提高了,几位老板也在和许珊讨价还价,许珊把价格已经压倒了最低。

她宁愿少挣点儿,也不想出什么岔子。

“大白,你说最近有么有雨呀。仓库里,堆了好多水果,虽然是在空间里生长的,比一搬水果能多放个五六天,但也不是万能保鲜的呀。”

最近来拉水果的比较多,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过来人呢,所以许珊就把水果堆到了仓库里。

许珊还是很少害怕坏了的。

就在许珊担心的时候,下午大姐带着一个人来了。

也是市场上的水果批发商,看几个老板弄的货不错,也过来看看。

“小许,这位是刘老板,咱们市场上的,我专门给你介绍的大客户,他可是做海外生意的。”

许珊一听,喜出望外,赶紧擦了擦手和刘老板握了握“刘老板,你好你好,欢迎来到夏日农场。”

刘老板四十多岁,身边跟着两个男人也就二十多岁,和许珊握了握手笑着道:“听老秦说了,你家的鸡蛋确实不错,她知道你家的水果也不错,所以带着我来看看,老李那几个人是你在供货吧。”

刘老板说老秦,就是大姐的老公,老李就是经常来拿她水果的几位老板。

许珊笑着点点头:“是啊,他们从去年就是拉的我的橘子和橙子。”

许珊说着,带着他们去了自己的仓库,这一仓库的橘子,橙子。个个匀称,水分超足,吃着也特别甜,看着就喜人。

“嗯,不错。我在港口有个仓库,专门发往海外的。

这批橘子,我可以拉走30吨,你能给我什么价位。”

“六万斤呀,一斤9分,现在的价位都很便宜。橙子是一斤一毛二。这是我能给的最低价格,质量有保证,而且还能保证是最新鲜的。”

刘老板皱了皱眉道:“你这不是刚摘下来的吧,我要从港口发往海外也需要两三天,然后在进行分装,售卖,也需要两三天,这中间就已经耽误了五六天,等我售卖的时候,这橘子估计已经不能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