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说了一会话,外边有人喊连青出去有事,白云朵他们也看了一圈了,就跟着连文武回家了。

白云朵没让蒋凤秋也跟着回去,让她该忙什么忙什么,中午回去吃现成的就行。

蒋凤秋拗不过白云朵,笑着应下,跟着连青忙去了。

白云朵跟着外祖父边往家走边说话。

连文武自然也是关心大儿子的:“云朵,你大舅那边咋样?”

白云朵道:“大舅那边挺好的,生意很好,虽然不是很有大发展的,但是很稳定,现在当然是比二舅这边享福。”

连文武问:“你大舅母没闹什么幺蛾子吧?”

“她这初到镇上,还没那么大胆,就是没事为难为难表嫂。”

“你大舅母这人啊,真的不是个过日子的人,干活啥都行,但是这点心眼长得,太小了,没大局啊。”

“是呀,要不然大舅以后能跟有发展,不过只要她别再生意上影响大舅了,那他们的条件也不会差了,这铺子挺挣钱,他们以后虽不能大富贵,但是也会衣食无忧。”

“云朵啊,外祖父怎么感谢你好呢?要是没有你的话,我们现在还得吃不饱呢。”

“外祖父,我们吃不饱的时候,你不也是从牙缝里省下给我们了,人都是相互的。”

“你这孩子仁义,你娘别的不说,把你们教的都挺好,至少都识大体懂事。”

“嗯,我娘一直教我们做人要正直,这也是我们家能改变的根本,我们家人心都正。”

说着话,祖孙两到了家,只是没想到,小姨连桂香来了。

连桂香见到白云朵回来,那献媚的表情真的是太夸张:“云朵来了,我听说你们来? 就过来了? 小姨家也没什么好吃的,这些沙果是我刚摘的? 你和小草吃吧。”

白云朵还是对着连桂香叫了声小姨? 因为虽然知道连桂香不是母亲的亲妹妹了,但是也没说这亲就断了? 这个小姨还是要叫的,只是没说别的? 更不会吃她的东西。

连桂香看着白云朵这冷漠的态度? 顶着尴尬,继续道:“云朵啊,你上小姨家住两天不?长这么大,还没上俺家串过门呢。”

白云朵赶紧拒绝道:“不用了小姨? 我们下午就回家了。”

连桂香这过来就摸白云朵的头:“你看看这丫头长得多标志? 也出息,你看看这把咱们连家安排的,都能挣大钱了,真仁义,虽然我不是亲的? 但是也是这个家的一份子不是,以后这也是能跟着家里借光了。”

白云朵往后躲了一步:“小姨? 我也知道你的目的,但是咱们怎么回事你都清楚? 以前的事你当没发生过?差不多就行了,我们不欠着你的? 你呢? 也别想那些歪门邪道的? 没用,我这人就是恩怨分明,跟你我真的没情意。”

连桂香被白云朵这么直白的拒绝,说的想要不尴尬也做不到,红着脸:“你看看你这孩子,这么记仇,不管咋说我也是你小姨不是,你也不能这么绝了。”

白云朵笑看着连桂香:“我这人就是记仇,在我心里你也不是我小姨,我之所以还叫你一声小姨,那是给我外祖父外祖母面子,我并不承认你。”

连桂香这时候只能去求岳氏,要知道这段时间,她知道了连家的变化,知道连桂兰给两个哥哥都安排了那么好的营生,她隔三差五的过来,就是希望自己也能受益。

她对着岳氏道:“娘,我知道错了,你就帮我跟大姐还有云朵好好说说吧,咱们怎么都是一家人不是?”

岳氏叹了口气:“这事我真的没法开口。”

白云朵对着连桂香道:“你别为难外祖母,我这人做事就是有自己的原则,我就是不喜欢你,我不可能帮你什么,我没找你报仇你就烧高香去吧,还有,别想着在我外祖母这做什么小动作,知道了没你好果子吃。”

连桂香被白云朵吓了一跳,因为她没想到白云朵说话这么不留情面。

她这一时的没了对策,看着连岳氏也不帮自己,她也是有些生气了:“我知道我以前做的不好,但是谁没做过错事?方珍花比我好么?她的心更黑,你们能原谅她,不能原谅我,不就还是因为我不是亲的。”

白云朵看着连桂香笑了:“你到现在都还在争斗这些,你真的觉得有意思?我帮我大舅,不是因为我大舅母,而是因为大舅对我们好。你呢?有一点值得我去报答的地方么?”

连桂香也知道没有:“那,那方珍花不还是借光了?”

白云朵点点头:“确实,但这些跟你有什么关系?”

连桂香这时候只能再去游说连文武了:“爹,你说过还把我当成闺女的,那现在大哥二哥都有钱了,真的就不管我了?”

连文武叹了口气道:“你大哥二哥也都不是我安排的,是云朵安排的,什么都是有因有果的,她大舅她二舅对孩子好,孩子也愿意帮衬两个舅舅,这事跟我没关系。”

连桂香这时候看了一圈,爹娘不帮自己,那只能去求大姐了。

她一下子跪在了连桂香的面前:“姐,我错了,你就原谅我吧,婆家知道我不是亲生的,妯娌们都挤兑我,现在他们知道咱们连家过得好了,这才对我转变了一些,姐,你就帮我一次,咱们怎么也是从小在一起长大的。”

连桂兰的心里虽然有些软,但是她更记得白云朵说过的,不能当烂好人。

她摇摇头:“我和你的情分这些年已经没什么了,你的事都是你自己作的,我管不着。”

“连桂兰,你怎么这么冷血?”听见连桂兰的拒绝,连桂香疯了一样,站起来恶狠狠的看着连桂兰。

白云朵站在了母亲面前,面对着连桂香:“你疯了?我们冷血么?大家都是……”白云朵一顺口,差点说大家都是成年人,不过自己还不是。

她顿了一下道:“大家都是聪明人,你换成我娘,你会出手相助?我告诉你,我们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