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桂香也知道,确实以前的改变不了,自己就是错了,她沉默了,怎么办?想了很多的办法,可是都好像没用。

她知道白云朵这是一点不松口的,想要下手,那还得以后再爹娘这撕开口子,所以她道:“算了,我认了,我家里还有事,就先回去了。”

说完,对着连文武和岳氏道了别,就直接走了。

看着连桂香离开了,白云朵对着连文武和岳氏道:“外祖父,外祖母,小姨不是个善茬,这些年她没少折腾,她不是个能静下心干实事的人,所以外祖父外祖母,你们记住了,千万不要让她插手二舅的作坊,否则以后后患无穷,如果你们对她还有感情,舍不得她受苦,那就平时给她一点物质上的帮助,但是千万不能让她插手家里的事。”

连文武听了白云朵的话,有些不太相信:“云朵,你是不是想多了,你小姨也不识字,也不懂做生意什么的,不像是你二舅是跟你学的,她就算是想插手,她也不懂,没事吧?”

白云朵摇摇头:“外祖父,你小看这些人了,我对这种人很了解,我那几个叔伯就是如此,并且他们这种人贪欲很重,你给她一两银子,她会认为你应该给她十两,所以给的越多,他们越不满足,最后他们甚至觉得你的都该是他们的。”

不等连文武说话,岳氏开口了? 她对着连文武道:“这事我觉得云朵说的有道理? 咱们家以前穷,所以很多事都没体现出来?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不说别的? 就说村头的三嫂子家,以前我去看她? 带两个鸡蛋,带把小米的? 他们都很客气? 可是前两天我去,带了一袋子小米,你知道三嫂子怎么说?”

连文武想不出来,反问:“怎么说?”

岳氏叹了口气道:“三嫂子说咱们家有钱了? 这怎么还这么小气? 都要盖作坊了,得舍得花钱了,还说以前他们帮着咱们家盖房子的事,说起来,咱们家不欠着他们家的? 咱们家盖房子的时候他们帮工,但是他们家盖房子? 你和老大不也去了?我之所以经常去看看她,就是想着三哥不在了? 咱们都是亲戚,要是算起来? 咱们对她们够意思的了? 可是人家未必这么想了。”

连文武听完岳氏的话沉默了? 好一会才说话:“或许你们说的,咱们家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我也不能再用老眼光看人了。”

白云朵看出来了外祖父那种纠结的心情,她能理解一些,但是必须快点给他纠正过来,干大事的人,必须得有全局性。

她对着连文武道:“外祖父,以后二舅的生意会很大,但是有一点,那就是做工的都是乡里乡亲的,甚至还有些亲戚,那么以后如果有仗着跟咱们家有亲戚的,挑着不累的活干,或者是这些人想要管理库房了,或者管理账目了,这些都是可能有油水的活,那你怎么办?”

这个把连文武问倒了:“这,这,都是乡里乡气的,总不能撕破脸,让人说咱们家有钱就看不起人吧?”

白云朵看向了连氏:“娘,你说呢?”

连氏看着连文武:“爹,如果要做生意,那就不能像你这样公私不分,否则,最后什么生意都得黄了,我们家的这些买卖,管钱的算账的,基本都是用的外人,这些是云朵教我的,之前我也不懂,还想着这些用自己家人不是放心?其实不是,用外人更容易对准账目,有问题容易指出,这样才能把生意做大。”

连文武看着闺女:“桂兰,这还是桂兰么?我咋觉得都不认识了。”

白云朵笑着对着连文武道:“外祖父,以后你慢慢就懂了,但是千万不要感情用事,相信我,没规矩不成方圆,一定一开始就把什么都规定好了。”

连文武这回不犹豫了,连连点头:“明白了,外祖父明白了,今个是让孩子给我好好的上了一课,看来我确实是见识太少了,懂得太少了,云朵,以后你也得多提醒着你二舅一些,毕竟我们确实是没什么见识。”

连氏笑着对着连文武道:“爹,二哥这点可比您老看的明白,你放心吧,我和云朵有空就会过来的。”

说完,她看看外边天道:“二哥二嫂忙,我正好在这,中午饭我带着云朵和和小草做。”

岳氏道:“我跟你们一起。”

这说着也就开始做午饭了。

吃过午饭,白云朵又单独跟连青说了一会话,今个连桂香的事也算是提醒了白云朵,这些确实要注意。

连青这点比较好,他信任白云朵,所以白云朵说的道理,他也认同,很容易接受白云朵这些思想。

连氏也跟父母又说了一些,让他们不要过多的参与生意的事,更不要接受别人贿赂什么的。

到了下午,白云朵他们才回家,反正现在的天长了,所以到了家还没黑天,回去吃了晚饭也都累了,就休息了。

日子过得也快,临近上秋时候,戏园子,棋牌室,健体中心,就都建好了。

戏园子的剧本是白云朵说,有人编写的,因为白云朵没那么多时间忙一个事。

棋牌室的棋牌,之前白云朵就让慕琅阙找人做好的了,玩法也都交给了慕琅阙的人,写好了游戏说明。

至于健体中心的各种球类,也都准备就绪了,就等着开业了。

依照白云朵的意思,这边开业一个月后,就让慕琅阙把京城那边也开业,这样不会给别人留下模仿的时间,但是也能把这边的不足找出来,让京城那边更顺利。

立秋过后,娱乐城正式开业了,为了方便,白云朵做了很多游戏讲解的图册,这样玩棋牌的,还是球类的,都很快的就会了。

这些生意的开业,让村子里的男人也都有了活干,整个村子都更欣欣向荣了。

开业第一天,慕琅阙自然是要来的,不是因为看挣钱多好,生意多好,而是他也确实好奇,想看看这开业到底什么样,之前只是听白云朵说,但是真的开业,他也带着期待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