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镇上本就不小,加上这个地方是交通要道,南来北往的生意人都要经过,所以客流量确实不少。

戏园子今个唱的是白蛇传,下边的座位基本都满了,棋牌室这边麻将和斗地主的桌上也是座无虚席。

运动类的人不多,白云朵不着急,因为只要有吸引人的地方,慢慢的就都接受这些了。

以后弄个会员充值什么的,连带着就都兴旺了。

这样的娱乐场所是很吸引人的,不仅仅是本镇的人,周围一些镇子也有人得信坐着马车来体验新鲜。

虽然眼见着秋收了,但是他们这生意来的都是有钱的人,农民也不是客户主流,所以完全没影响,相反,这段时间要秋收了,来往的商人正是多的时候。

白云朵之前特意做了很多宣传的图册,让人到周围的一些镇子上去发送,这有钱有闲的人哪都有,并且这是七王爷的生意,有些人不管是好奇还是捧场,或者为了看看王爷的样子,反正来了不少。

来的人不管是本来什么目的,但是只要来了,见识了这的新鲜,自然回去也就能互相的宣传,到时候不怕生意不好。

慕琅阙看着这人来人往,看着生意兴隆,看着那些他本担心不吸引人的项目,都开始人满为患的时候,他笑了,自己终究还是小看了白云朵。

不过慕琅阙的身体不好,不适合在外呆的太久了,所以在这待了一会,他也就回去了。

白云朵真真的是忙了一天,累的晚上躺下就睡了。

只是半夜时候,她听见了敲窗户的声音? 吓得一下子坐了起来? 喊了一声无心。

不过没听见无心的回应,而是一个熟悉的声音:“是我? 无心估计会睡一会? 咱们出去说说话吧。”

白云朵晃晃头:“慕琅阙?”

外边嗯了一声。

白云朵赶紧道:“你等我一下,我穿衣服。”说着坐起来? 把衣服套上了,好在这个季节穿的不多? 这衣服虽然繁琐? 但是自己也习惯了。

穿好了衣服,她出了房间,看见无心在榻上睡着,知道是慕琅阙的杰作。

她出了门? 小心翼翼的关了房门? 看着慕琅阙:“去哪?”

慕琅阙站在她的面前,弯下腰在白云朵的耳边道:“抱紧我。”

白云朵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慕琅阙用轻功带着飞到了树上。

白云朵差点叫出声,赶紧捂住嘴。

慕琅阙看着白云朵笑了:“你怕高?”

白云朵不否认:“有点晕高。”

“那闭上眼睛,我带你去河边走走。”慕琅阙轻声道。

白云朵干脆直接树懒一样趴在了慕琅阙的胸前? 把脸埋在慕琅阙怀里:“这样我更有安全感。”

慕琅阙的身体有些僵硬,自己本想着多跟他慢慢接触? 让她以后容易接受自己,虽然男女授受不亲? 但是她就是自己认准的女人,所以就算是抱一下也没关系。

可是自己没想到这丫头根本没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想法? 难不成她对自己一点没有男女之情?

不? 不可能? 应该是这丫头一点没有感情的这根筋。

白云朵见慕琅阙一直没反应,仰起头看着他:“我太重了么?”她以为自己太重了,慕琅阙带不动自己了,想着是不是要减肥?

慕琅阙听见这,发现自己真的想的太多了,这丫头根本就是还不懂男女之事。

他低头在白云朵的耳边轻声道:“咱们走了。”

白云朵本来就担心掉下来的事,忽然这耳边传过来的温度和气息,让她的心跳开始加快。

不过再一次的腾空而起,她还是下意识的抱紧了某人的腰。

闻着他身上的味道,白云朵觉得自己的少女心已经不听自己的控制了,跳的要出来了一般。

本来是自己想要占慕琅阙便宜的,可是这怎么一勾搭,自己先开始冷静不下来了?

此时的白云朵只是感觉一直飘在空中,她偷着看了一眼下边,然后还是赶紧缩回到了慕琅阙的怀里,太刺激了。

又过了一会,她感觉到脚着地了。

慕琅阙搓了搓她的头:“倒地方了。”

白云朵睁开眼睛,看着夜晚的小河,惊奇的跳起来了:“这轻功真的太厉害了,我就是不能吃苦,要不然我也想练武功了。”

慕琅阙听完她这话,直接笑出声了:“你真是诚实,不过习武真的太辛苦了,你不需要学。”

白云朵点点头,顺着河边往前慢悠悠的走着:“嗯,我也不想让自己太累,以前我没得选择,现在我还是想把时间和精力放在我擅长的事情上。”

慕琅阙背着手,走在白云朵边上:“以后你想做什么,把想法告诉我就行,剩下的我来。”

“那我不是太占便宜了?”

“怎么会?你的想法比再多的金钱都更宝贵,这些都是不需要竞争的生意,我是白跟着你挣钱,我还求之不得呢。”

“慕琅阙,认识你真的是我的幸运。”

“认识你是我的幸运才对,如果没有你,我早死在破屋了。”

“说起来,咱们真的有缘分,我那时候的想法跟现在还不一样,有些事我不知道怎么说,等以后我会告诉你的。”

“不想说的就不说,以后我们的日子还长。”

白云朵此时忽然的有那么一点的不安,她很确定自己喜欢他,但是却还是有些想要确定的。

她停下脚步,转向了慕琅阙的那一边:“慕琅阙,你以后真的不会纳妾么?”

慕琅阙被白云朵这么忽然的一问,弄得楞了一下:“不会,我这一生只想跟自己喜欢的人携手一生。”

白云朵笑了:“我就知道你是与众不同的。”说完,她开心的在河边跑了几步:“没想到晚上的河边这么漂亮。”

慕琅阙大步追上了白云朵:“你慢点跑,河边石头多。”

“慕琅阙,你以后晚上多偷着来找我玩呗,难得这个时候你可以做回自己。”

“嗯,以前我晚上也一个出来,可是我出来也没什么朋友可以说话,信得过的都在身边。”

“我懂你的不易,那你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累?”

“我现在还不确定,但是应该不会太久了。”

“危险的事情不要着急,安全重要,哪怕一辈子装病,我还是希望你安全。”

“放心,我还想多了解你一些,多听听你的那些新奇的想法呢。”

“那我再跟你说一些你想不到得?”

“好,我真的很喜欢听。”

两人走在河边,月光照在两人身上,拉长了两人的身影。